Chord.Luo

在坡月的日常生活

ichord wrote this on

日出, 被光线唤醒.
开门, 我总是迷迷糊糊的听到一些动静.
醒来, 母亲已经准备好了早餐.

在坡月的每天, 我依然是没改掉在城市生活的坏习惯: 晚起, 赖床. 也许因为有个存在依赖, 人会变得懒惰.
吃完早餐过后已经是 8 点半. 对, 没错, 在坡月8点起床都已经算很晚了. 坡月的人们依然是母亲传说中的日出而作, 日落而息. 我在坡月住了那么长时间依然没有做到那样的生活习惯.

果然, 与环境没太大的关系, 与自己的心有关系. 在乔布斯的传记中看到他说的一句话, 大概如此: “心里越是想尝试静下来就越会越觉得烦躁, 但始终会静下来的”.
在坡月住的这段时间真的是亲身体验了一把, 虽然在大自然清静的山水乡间, 心应该是能静下来的. 但我发现, 我比在城市里显得更为烦躁, 从而脾气也很差.
所以, 我经常会迁怒于母亲, 给脸色她看. 现在回想起来就会觉得非常自责和可惜. 我伤害并了很多美好的时光.

我依旧和城市一样不喜欢出门, 即使屋里那里不能访问网络. 我依然喜欢宅在屋子里, 除非和母亲去什么地方.
一般早上我就会看看书, 坐在窗口望着那片田野发发呆, 或者看看电视, 用手机刷刷微博. 偶尔去田野里的大道走走, 有时会去绕田野一圈.
当然, 我也有跟着早起的时候. 市集, 早晨坡月最热闹的地方. 我偶尔也会跟母亲去逛逛. 那边是跟着母亲们去山谷间的那个石头平台走走, 呼吸下新鲜空气. 还有就是爬到山上的土地庙去坐坐.
但是大部分时间我都会窝在屋子里, 母亲则大多走去白魔洞那边散步, 晨练. 我很颓废. 其实早上应该有做别的事情, 但我已经记不太清了. 平平常常的事情总是那么容易让人忘记, 讨人喜欢, 也讨人厌.

消磨上午的时间我们最在行了, 母亲从白魔洞那边会来一般都会在市场买好了菜. 回来的时候就看下电视后也就差不多开始做中午饭了. 这时候, 我就会默默的坐到大窗前望着那片田野, 我总是看得入迷. 一般都会和母亲聊聊天, 家里的事, 坡月的事. 如果没什么说的话我就静静的坐在那, 母亲也就安静的做着午饭. 但我依旧跟在城市生活一样的沉着的脸, 满腹心事, 郁郁寡欢的样子. 我很烦躁.

吃完午饭后, 当然就是午睡时间了. 因为正午时分外面很热, 大家都不会外出. 大家都是很早起床的, 正常来说已经过了半天了, 正午休息正是时候. 我想即使在城市生活, 中午有睡觉下午不仅身体会觉得舒服, 而且也很精神. 虽然我起得比较晚, 但是我下午也会睡觉, 这时候的坡月村就像半夜一样安静. 当然了, 不远处有自然的声音伴你入睡. 所以很容易睡着, 而且睡得很好. 人本就应该听着自然讲故事而渐渐睡着.

一般我们会睡到午后两点多, 然后起来看看电视, 小陈时常会上来串串门, 和我们聊聊天, 小陈母亲偶尔也会来. 房东打扫楼道的时候, 时不时也进来问候两句. 还有一个东北大叔, 他就一个人住我们楼上, 经过时也常进来和我们聊聊天, 当然, 大多和我母亲聊, 我也只是木木的在一旁听着.
来坡月的有很多东北的大叔大婶们, 听她们说在冬天的时候是过来避冬的, 但大部分都是慕名而来.

东北大叔也是挺有趣的一个人, 一口东北腔, 性格爽朗, 整天笑呵呵的. 大叔似乎是比母亲她们晚到一点, 他刚来坡月的时候还挺胖的, 他于是跟大伙说要减肥, 所以他就每天都自己做馒头吃豆腐也就不吃肉了. 他竟然坚持了下来, 而且来了一个多月就减到了十几二十斤, 可以很明显的看得出来瘦了下来. 听母亲说, 这里的水质和肉质很好, 即使常吃肉也是不会胖的, 况且在这里的人们长长运动, 不像城市里的人. 说真的, 在坡月很难看到比较胖的人.

大概到下午三点多的时候, 坡月的人们开始出动了. 我有三种选择: 继续宅着, 和母亲去打水, 和母亲去白魔洞前的盘阳河泡澡. 有一段时间我都宅着, 因为我不知道我去白魔洞那边没什么可以做的, 我也不想 去泡澡. 但后来我觉得那时候我真的又浪费了大把的时光, 如此美好的山水我竟然心不在焉. 也许我们总是对眼前美好的东西视而不见而却去苦苦遥望着那遥不可及的一切.
但是, 在坡月的总比城市有趣. 在母亲的鼓励下, 我开始跟着母亲去到处活动了. 首先是去凤山的老公路的入口处的打山泉水, 前面的文章"前往凤山的老公路"有具体讲到. 第二个则是去白魔洞去泡澡, 这个在前面的 “初下盘阳河” 的文章也有讲到. 但是, 后来我几乎每天都跟着母亲去白魔洞了.

我很喜欢穿过那片玉米田, 眺望着大山, 光着膀子, 张开双臂, 暴晒于坡月的阳光之下悠然的走去白魔洞, 去盘阳河. 时不时和路上遇到"候鸟人"们打招呼, 那些真挚的微笑总是让人高兴. 其实说是去白魔洞, 其实盘阳河才是我们真正的目的地, 大家都去泡澡的地方, 那里有个地表水的涌出口. 我嘛, 当然是闲不住的, 我在河里学会了游泳, 欲知后事如何, 倾听下回分晓. 哈哈

每天, 大伙都会在白魔洞休息亭那一直坐到傍晚, 大部分大叔大妈们都在聊天, 每天都会有聊不完的话题, 当然主题就是养生. 也有的已经开始准备晚上的活动了, 跳舞唱歌锻炼身体.
而我呢, 跟在城市没什么区别, 就是那个坐在一旁不言不语的听着大家说话的木头, 虽然感觉怪怪的, 但我喜欢那种坐在那静静倾听的感觉, 那种安静下来的感觉. 这时候反而觉得听着很有趣, 无论大家说什么. 还有一个有意思的事情, 这里是结识伙伴的好地方, 总有聊得来的人们约伴一起去游历坡月周边的山水, 我们就在那认识了不少人.

傍晚, 一个很舒适的时间, 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柔和温暖. 回到住处后也是母亲准备晚餐的时间了, 而我还是最喜欢坐在窗前吹着风, 看着静静的田野, 看着天空飘着的云, 看着日光暗下. 我也常常坐在窗下的地上看书一直看到夜晚来临, 那个时候也就要吃饭了.

晚饭过后, 小陈常会上来约母亲一同到田野里的路上走走, 散散步. 而我大部分时候都是留在屋里看电视, 刷微博. 后来, 我也跟着她们一起去走走看. 走了一回后, 我喜欢上了. 晚上的田野清风拂拂, 非常的舒服, 坐在田野边上听着几百种声音缺觉得格外的宁静. 回去的路上, 坡月远处起伏连绵的山上挂着明亮的月亮, 大伙都静静的走着.

晚上回去一般都在看电视, 大家都很早睡. 大部分时候, 我都会跟母亲聊天.

人, 始终要回归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