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rd.Luo

新白鹿

ichord wrote this on

我从岳王庙坐车到了某个站下了车, 天已经黑了. 那时候是十月中旬, 接近十一月. 杭州已经挺冷的了, 而且是晚上. 我想那里应该是苏堤的正对面, 高楼大厦林立的地方. 我们约在了西湖边上的星巴克见面. 因为我和那女孩分开后就直接来这个地方了, 所以早到了很多.

我跟着地图沿在车站附近来回走了几次都没找着. 后来朋友来电话说不在那个地方, 离那里还有一段距离. 晚上的空气是越来越冷, 而且我还饿着肚子. 看着那些高级餐厅里舒服坐着的人们真觉得有落魄的感觉. 按照朋友的提示, 原来那个星巴克在我下车地方的对面. 我沿着西湖边上走着, 不知道走了多久, 我依然没有找到那间所谓的星巴克.

我穿着一件长袖, 越走越觉得冷, 双手插在肚前的口袋里紧握着, 紧缩着身体, 身体不断的颤抖着. 一边是缓慢流动的车流, 混着红红黄黄的颜色. 远处是灯火通明看似热闹的市区, 这些温暖的颜色却让我觉得更冷了. 另一边则是黑漆漆西湖, 点缀着零星的灯光, 时而能听到湖水拍打岸边的声音. 还有那不断吹来的冷风. 不知道抖了多久, 我看到了那间星巴克. 原来它在音乐喷泉附近, 也是, 那是个绝佳的位置. 在一个路口走进去就是了.

入口有几个人的铜像, 还有马的铜像. 我稍微观察了一下它们的样子, 有些人在那玩. 往里走经过一个亭子后便是星巴克了, 里面有不少人. 那时候我没敢进去坐, 里面的东西对我来说太贵了. 朋友告诉我他正在坐车过来, 还要一段时间, 叫我在那里等等. 我回到了亭子那里, 在靠湖边的地方坐了下来. 面前就是我刚才走过来的路线, 一片繁华都市的景象. 但近处却是安静又暗暗西湖.

有意思的是, 当时对我来说. 那条路分割了整个杭州, 一边是到处是名胜古迹, 环境优美的西湖景区. 一边是充满了灯光, 灯红酒绿的现代化城市. 两个气氛存在着巨大差异的区域只隔了一条马路, 而且一旦进入其中一个区域就如同马上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这种差别在晚上非常的明显. 但是当时的我只觉得很冷, 很饿. 只是坐在那时而呆呆地看看远处的城市, 时而转头往往另一边的西湖.

我等了好长一段时间, 朋友还没有到. 不知道是因为难受而觉得时间过得很慢还是真的是等了很久. 我坐在光亮的小卖部的对面, 亭子边上的石头凳子上., 照着店铺里过来的余光. 店铺里卖着各种吃的, 特别是那热腾腾的玉米和鸡蛋. 石头凳子是冰凉的, 永远都坐不热, 但是我的脚已经很累了, 站不久. 我去询问过那锅热腾腾食物的价钱, 我想我当时还是没有买来吃. 可能因为我记忆里当时没有一点温暖的感觉, 如果吃了应该是印象非常深刻才对.

回去冷板凳上又熬了一段时间, 朋友终于来了. 他说带我去一家杭州比较有名的地方吃饭, 叫"新白鹿". 在那里拼饭很划算, 他跟同事们去了几次了, 那里的东西挺不错的. 就是可能会很多人排队. 不知道我那时候是不是太冷了, 似乎见到面没什么感觉. 不过自然是高兴的. 对于新白鹿, 说实话我对它没有太多的印象, 甚至是对于那晚的聊天内容没有太多的记忆. 应该是聊了我来杭州之后的打算, 还有他在这边生活了一段时间的事情吧. 吃完饭后阿斌带我到附近的超市买了一些生活用品, 貌似我当时是没有带齐的. 随后, 我们大概聊了一下后我就坐车回去了. 不知道当时是反应迟钝了还是根本就没有感觉, 一切好像都显得很日常.

虎跑路的动物园站, 那时候已经是九点半了, 虎跑路上几乎没有人. 从十字路口走向隧道口, 也就是回旅舍的路上更是影子都没有, 而且有些地方还有有路灯. 只有汽车在身边呼啸而过. 回到旅舍我会大厅里转了一圈, 菲奥娜告诉我我们房间多了一个女孩, 好像就睡我旁边的床哦! 她当时用靠玩笑的与其跟我说. 虽然那是我第一次住多人间, 而且还是混居, 但也已有心里准备了.

回到房间后, 果然是有一个人睡我旁边的床了, 但是是个男的. 我进去后打了声招呼, 就默默的放好东西. 大家沉默了一会, 各自做自己的事情. 我就准备东西去洗澡去了.

后来的事是, 我们大聊特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