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rd.Luo

小陈一家

ichord wrote this on

在前面的文章里并没有过多的提到过小陈, 小陈是我们在坡月最熟悉的人了. 在她母亲过来后, 她的父亲和哥哥也陆续来到这里.
写到这总有些有趣的画面出现, 小陈父亲是半信半疑过来的, 因为小陈和母亲都过来了, 自己一个人在家也是寂寞. 而小陈哥哥是被"拉拢"过来的, 起初还不大愿意.
新人来坡月, 当然要带他们在坡月走一圈啦. 就好像当初我来坡月一样. 这次已经成队伍啦!.

我有想过单独在一篇文章里介绍小陈, 但我总觉得不妥. 一方面应为我文章实在写的不好, 要很好的描写一个人是描写不出来的. 另一方面是我能记住的细节实在是越来越少了(我有点着急).
所以如果不能写得很好, 那我就更喜欢在记事中把人物带出来. 好吧, 其实也可以说是流水账啦.

去凤山的老公路

小陈的父亲已经有七十八岁的高龄了, 患有十几年的糖尿病. 来的时候带了一大箱降血糖的药, 真的是把药当饭吃. 老爷爷刚来的时候也跟我一样, 基本就没有出过门. 说来惭愧, 其实我很多时候是懒得出门. 但是老爷爷呆的时间比较长, 刚开始他样子看上去的真的很弱, 走路都要人扶着. 但是在坡月住上半个月后, 情况开始慢慢, 不对, 是很快就转好了. 这也许就是坡月出名的原因, 小陈她爸在每天只吃少量药 的情况下, 血糖降下来了. 到后来情况就更好了, 因为药基本就吃完了.

我们这次跟小陈的母亲, 父亲一起去走走通往凤山的老公路, 那是一条盘山公路. 那天我们出门比较早, 差不多在正午的时候出发. 阳光很猛, 非常热. 我们带上了一切能遮阳的东西, 帽子, 雨伞, 长衣服, 护手套, 基本就是全副武装. 我就有持无恐的样子, 任晒. 好吧, 我们临时去市集里买了两顶用竹子编成的帽子, 事实证明是没有用的, 还不如不要.
我们沿着新的公路往凤山的方向走, 因为那条路比较近, 也好走很多. 还有就是, 小陈的父亲走得非常慢.

从我们住的地方走到打水的地方已经花了将近一个小时了, 在那打了泉水后我们继续沿着老公路往山上走. 在爬上一个小山口处又花了半个小时, 那里有阴凉的地方而且风大. 我们便在那休息聊天, 还有就是等小陈的父亲, 看着他走起来依然有些吃力. 小陈的父亲比阿姨大十几岁有多, 阿姨年纪轻轻便嫁给了小陈父亲, 生了两个孩子, 小陈和她哥. 小陈说她哥和她一样. 小陈在社区的帮助下在某个大学里开了家出租自行车的小店, 生活还过得可以, 工作也不会太忙. 一到大学放假她就特别有空, 所以有时间也是到处去玩, 这次是第二次来坡月. 没一会, 小陈父亲赶上来了, 再坐一会我们便继续往前去. 坐在那山口前看不到前面的路, 只有远处的山和天空. 另一边是路边 满满的树木, 这里很安静.

过了山口, 公路开始往下走了一段. 这段路贴着山腰, 另一边没有任何高的植物或者树木, 就是一个陡峭的山坡. 不过, 这里反而像是个观景台, 能看到另一条村子. 大片的黄绿参杂的田野, 和零星灰色的老屋子. 视野一下开阔了 许多, 能看到远处重重的高山, 那里就像一片开阔的盘地. 我们一边聊一边慢慢的在烈日下走着, 小陈一看到景色便会兴奋的挥动双臂的叫着, 我们都会跟着笑. 小陈的父亲依旧在前面慢慢的走着, 对, 是前面. 因为我们停下来看 或者休息的时候他坚持一直走. 他觉得这样反而后好很多, 时间错开刚刚好. 在某处地方, 小陈指着远处说那有个很大的山洞, 听说有人已经去过了, 是个还未开发的山洞. 然后小陈兴奋的说, 下次我们一起去那里探险.

过了这段观景台, 我们开始见到一些鸡鸭鹅, 似乎附近有人家在这住. 果然, 没走多远就看到一家人, 养了满院子的牲口. 当然少不了看门的狗. 她们一阵好奇, 在围栏外瞧了半天. 但看似主人不在家, 或者在屋里不出来. 小陈似乎特别喜欢吃鸡, 她总是说看到跑在地上的鸡就流口水. 屋子再过去不远便到了这段山路的尽头了, 那里修建了两三个蓄水池和一堆碎石头. 但看得出这段路已经断了很久了.

我们没多做休息, 路看似不长但花了不少时间, 回去的路依然是太阳高照, 小陈的手臂都晒黑了, 三四个身影散落在这老公路上依旧是慢悠悠的晃着回去. 回到坡月的时候也接近五点了. 又是准备吃晚饭的时候了.

重访苗寨

有一天下午, 小陈没有上来串门. 母亲说她去接她哥哥来了, 听说她哥哥是个画家, 他也住在深圳. 其实早几天小陈便告诉我们她有叫他来, 只是他不太愿意. 但他终究还是来了, 也许一家人就差他没来坡月了吧.
小陈她哥精力还挺充沛, 刚来第二天就跑去了市集里画画, 好些人都认得他. 一天傍晚经过小陈屋子门口的时候她说他在画窗外的风景, 那片田野.

在小陈她哥住了一段时间后, 我们约好一起再去走一遍去白魔洞的路. 这次我们走的另一条路, 其实也就是我在"前往石头山上的苗寨"那篇游记你写的那条. 之前我们应该是经过白魔洞旁的白魔村过去的.
小陈父亲当然是不来了, 因为爬路很不好走. 但小陈母亲一起来了, 刚开始我们还担心她爬不了. 小陈说重庆那边都是挺陡峭的山路, 她们走多了, 没问题, 确实如她所说.
小陈说她哥哥总是穿着几乎打了一倍的鞋子, 一直叫他换合适的鞋穿他就是不听. 他连爬山都是穿着那双大一倍的鞋, 而且还是凉鞋. 更有甚者, 那鞋的前半段裂开了一般了. 真强.

小陈母亲一路上一直在摘野菜, 还真的非常多, 一路都是. 小陈老是叫她不要摘了, 时间都被她耗在摘野菜上了. 小陈她哥则是默默的走着, 我也是默默的走着. 母亲呢, 有时候也跟着去摘了些野菜, 说回去不用买菜了.
我们又在那棵小树下休息了一段时间, 看着天快要下雨的感觉, 我们那天去的天竟然是阴天, 但没过一会又出太阳了. 不过这样的天气也不错, 不会太热.
路过那几户人家时, 那位大叔又过来跟我们打招呼了.

对了, 我刚来坡月不久的时候就听母亲她们说, 她和小陈去过了坡月附近的两个苗寨. 小陈几户入门走访了其中一个苗寨里的所有人家. 除了我们正在去的那个苗寨, 还有另一个苗寨. 那个苗寨在更偏僻, 更高的地方. 听说那里的苗族就更加原生态了.

转过一个石梯, 一小伙子正在小蓄水池旁宰猪. 一头很小的猪, 听说这是那里特有的香猪. 成年的香猪个头就是小猪仔, 但听她们说那是皮滑肉嫩非常好吃. 但现在已经很难买到真正的香猪了, 而且很贵. 估计那就是香猪. 旁边小平台上坐这一位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的妇女抱着一个婴儿. 母亲之前就跟我说过了, 这里的人都是十五六岁就结婚生孩子的. 所以经常能看到非常年轻的女孩抱着孩子的.

那妇女看到我们也不怕面生, 似乎已经对我们这群人习以为常了.小陈母亲问了她们是不是在庆祝什么, 果然, 孩子满月了. 她们还招呼我们留在她们家吃饭, 听大家说苗族人就是那么好客的.
我们兵分两路, 围了苗寨一圈, 在下白魔天坑的小驿站那汇合. 这回我们碰见那家人了, 一个中年男子, 两个八九岁的女孩和一个小男孩.

小陈哥哥一路上话也不多, 是除了我外这一路上话最少的人. 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那双鞋和时常见到看似"洋洋得意"的样子了, 又或者说甚有"大师模样", 又或者说是"安然自若", 我也不知道怎么描述好了, 这些是我自己的感觉罢了.

下去白魔洞, 休息, 吃点东西, 聊聊家常, 说说故事. 回到住处已是下午, 该睡午觉了.


虽说是想描写小陈一家, 但可惜的是我跟她们接触得太少. 就连几户天天见面的小陈也聊得不多, 当时的我甚是沉默. 因为我那是心里甚至又苦闷的感觉, 整天闷闷不乐的样子.
当然啦, 我还是不能在一篇文章里系统的描写一些人或事, 后面还有很多关于小陈家人的事.这篇就到这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