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rd.Luo

去往半山腰上的土地庙

ichord wrote this on

坡月有许多长居于此的外地人, 来自全国各地. 村子里几乎有一半人是"候鸟人"[1]. 他们每天的生活作息都非常的有规律, 而且很健康. 因为在这里, 长寿和健康是主题. 因为大家都是慕名而来, “长寿村”. 在这里, 除了少部分年轻本地人. 50 岁以上都算是年轻人.他们的活动都以我们住处后面的那片田野为中心.

每天早上天刚亮的时候, 大家就开始出动了. 我们今天也不例外, 准备去山上见土地庙. 母亲说那是他们经常要去的地方. 去往那片田野要先穿过市集, 大清早的市集已经非常热闹. 这里的人依旧是"日出而作, 日落而息".

市集是另一个很有趣的地方, 村子里的所有生活用品和食物都是在这里买的. 所有各种各样的东西都有卖, 近年来也有许多针对旅客的摊位, 比如卖当地药材的. 当然, 少不了当地的特产. 我记得的就只有小西瓜, 非常多汁, 非常甜. 然后是酒糟汤圆, 虽然我吃不下那酒味. 接着是当地人自己做的"糯米甜饼"等等. 当然, 这都是母亲经常给我提起的. 我还发现在一处不起眼的墙上贴着通缉令, 而且貌似是手写的, 还有大红印, 当时也没去细看, 毕竟也许是许多年前的事情了. 但听母亲说, 广西地大, 山多, 洞穴也非常多, 是藏身避世的好地方. 在快出市集的地方, 我们买了几个结实的东北大馒头后便往田野走去了.

那家东北餐馆是一对东北夫妇开的, 他们3年前就来到了这里后, 便在这一直住下来了. 因为平时在这里没什么事做的, 所以就开了餐馆消磨消磨时间, 顺便赚赚生活费. 他们每天早上司五点变起来做早餐, 馒头, 粥之类的. 只做一定的份量, 卖完即止.
他们不缺钱, 而且家里环境也很好, 可以说是升级版小康. 因为他们不是为了赚钱, 所以做的东西很实在, 一分钱一分货, 其实也只是赚回本钱. 所以, 基本上一大早就卖完了, 去晚了买不到. 留在这, 也许他们就是喜欢这里的生活.

穿过市集便是田野. 田野远处雾蒙蒙的, 清晨的阳光还躲在山后, 只看到山背后在发光.
我们走着的那条路是一条比较宽敞的水泥路. 这条路以前是原来的通往其它乡镇的老公路, 当然, 现在已经有一条新的国道了. 现在这条路被村民们使用, 可以一直通完山上. 山上零散的住着好些人家, 在晚上便能看得很清楚.
早晨的空气非常非常的好, 润人心肺. 大部分天地都在收割, 也有许多刚种上去不久的粮食. 有麦子, 有豆子.

经过路中间的时候, 我们看到一户人家, 两个老人, 养着几条狗, 还有一群鸭子和一只马. 一层的房子, 非常的简陋. 房顶依然是木头瓦片盖着, 由空心砖垒成的墙, 很小, 大概只有30平米左右.
每天, 在屋前看着人来人往, 干着自己的活, 经常会跟人们打招呼. 他们的微笑是简朴的.
原先他们生活更艰苦, 没有儿女, 房子更是破烂, 只有几分田地, 温饱都是问题. 后来有个 “候鸟人” 资助了他们. 他们修了房子, 买了牲口, 买了种子, 生活才好了许多.

走过小屋子后, 再走一段路, 在接近山脚的拐弯处, 我们可以看到一处山谷, 前面隔着一片田地, 那便是我们要进去的地方.
我们从路边的水渠出口处沿着水渠走进了田地里, 在田间穿梭了大概 400 米后, 我们来到了山脚下. 我们开始听到了溪水流动的声音.

刚走进山脚, 就可以看到一条小溪. 溪水清澈透底, 水纹清晰显眼, 特别是在阳光的照耀下, 透出彩虹的色彩, 波光粼粼.
溪水很清凉, 捧在手里真相一口喝下去, 但这里的溪水还是不能喝. 在这休息半刻后开始进入山谷.

我们上山的路其实是由当地村民走出来的, 这是他们每天都会走的日常通道, 所以一路上都会看到马屎. 当然, 如果我们来得更早的话可以碰到有时早起赶集的山上的村民. 有一次我们还碰到了一个背着一箩筐南瓜的老奶奶, 光看上去就有七十多岁. 一些"候鸟人"询问后, 得知那位老奶奶已有接近90岁的高龄. 她要把那箩筐东西背到山上去!!

越过山溪, 我们继续沿着山溪往里走. 刚开始小路两边是一片片用石头围起来的稻田, 这时还是两片剩下残根的土地. 小路靠着山边蜿蜒曲折的走着, 不久可以看到溪边有一个块巨大的石头. 这个石头是天然构成了一个平台, 跟母亲所说的一样, 每天早晨都会有许多人来这里晨练, 或者娱乐, 例如吹葫芦丝. 真是悠然自得啊! 今天我们要爬到半山腰上的土地庙, 所以没有多作停留, 改日再来.

继续往里走一段时间后, 另一条山溪形成的小水塘截住了我们的去路, 绕过这个小水塘便是开始上山的路.
转了几个弯, 我们可以看到不远处的半山腰上有一片田地, 山上的民房也开始出现了. 爬过一段陡峭的山路后, 路开始平缓了, 土地庙便在不远处的树林中. 山腰上的路反而宽敞, 可以随意地往前走, 可以好好地看看这片山林, 听听蟋蟀和鸟等各种小动物的叫声. 这时的太阳已经很大, 幸好不时有林荫之处出现. 接近茂密的山林初便是土地庙了.

土地庙非常不起眼, 非常简陋, 不细看都看不出是一个土地庙. 这土地庙在一个拐角分岔路口上, 从这里开始, 有两条路分别通向两座山上. 一般我们都只爬到这里.
土地庙被树林包围着, 不时有山涧清风吹来, 非常的清爽, 所有的疲倦都瞬间消失. 这里也非常安静, 空气清醇无比. 在这里可以安安静静的坐上一整天. 听母亲说这座土地庙原来没那么破. 就是在文革期间被红卫兵破坏掉了, 后来由村名们"重建"了现在的这个.

接近中午, 我们便开始下山了, 下山的路总是那么悠游自在啊, 特别是在这充满生机的自然中.

太阳正当午, 我们回到了坡月.

注解

[1]候鸟人: 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来坡月住一段时间养生的人们. 比如东北的大爷大妈会过来过冬, 跟候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