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rd.Luo

傻大姐

ichord wrote this on

傻大姐, 这是她QQ的名字. 我已经忘记她姓名是什么了, 也许我一开始就没怎么去注意. 她是我在坡月这段时间印象比较深刻的一个人.

我已经不太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是怎样的了, 似乎都是鞋零碎的片段. 我现在还记得的是在从屋子的山上下来后, 大概是中午的时候, 在田野的马路上我们聊了一会. 那应该是我们的第一次谈话.
当然, 她也好奇为什么我一个小年轻会跑到这个地方来. 这似乎不是我这个年龄该来的地方. 当然了, 我很自然的去揣测她们对我是怎么想的.

其实傻大姐也是很年轻的, 估计也就三十岁左右. 她也是辞职来到这个地方的, 听起来是在一些与商业业务有关的工作. 我告诉她我已经不是学生了, 是的, 每个人都会问, 而是工作了一年多然后辞职过来的. 我似乎说了一些关于 辞职来这里的看法, 因为我记得她当时是非常认同我的, 大概是这样说的:“是的, 以前我以前刚出来工作的时候啊, 也是跟办公室里的人一样, 整天寻思着怎么提高业绩而且同事之间都是明争暗斗的….”, 嗯, 这也只是我模糊的记忆 而已, 但大概意思是如此. 她后来还说工作一段时间后也想明白了, 健康和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以前千方百计要的东西都没什么所谓.

其实我们的谈话时间也不是很长, 走到市场的时候她要去买菜, 我就先回去了. 现在想起来, 不拐弯抹角的真诚的谈话也是在珍惜生命. 在坡月健康永远都是第一主题.

印象中, 从那次开始, 我们的来往也越来越多了. 有一天晚上我们和傻大姐一起出去散步, 走过了村头的桥, 去到了对面的一个小平地便停下来了. 那里估计是在修路的, 满地的石头. 这个小平地的边缘是落到河边的陡坡, 也满是石头. 这个陡坡很明显是倾倒出来的. 除了桥上不时经过的摩托车外, 坡月的晚上还是很安静的. 这段时间里主要都是傻大姐和母亲在聊天, 当然总会聊到我, 我这个少言寡语的年轻人总让她们觉得好奇吧. 而我, 很难得的对这一切都视而不见, 她们聊她们的, 我自己则在边上静静的听着盘洋河里流水的声音. 时不时丢几块石头到河里, 听水跳出水面富有弹性的声音. 噢, 记得她们一致对我的评价是我静得下心来, 其实嘛, 那是条流沙河.

后来我发现, 傻大姐不时来访是因为母亲告诉了她一些养生的妙方, 正是对她有帮助的, 而且母亲也买了有关的药材, 刚好拿给她试试. 后来我们也去她住的地方看了看, 我已经忘了是为什么去的了. 噢! 貌似是去修电脑的! 刚开始我还 一直指责母亲叫她不要跟别人说我会电脑, 她们只会叫我去修电脑! 不过还是得去的, 一般都是诡异的小问题, 我已经非常烦了. 不过, 那种像是去邻居家串串门聊聊天的感觉也还不错. 傻大姐也是独自一人来坡月的, 有几个合得来的人 聊聊天挺好的.

最后一次去傻大姐家串门时, 她正在打包行李说要回去有些事做, 然后再回来. 但她要另找地方了, 她现在住的地方还好. 她要去找更乡下的地方, 离公路远一些的地方. 过了一段时间她回来后, 听说她已经找到比较合心意的地方了, 我们 便跟着去看了下.

那个地方在另一条村子, 所谓有最多位百岁老人的村子. 那条村算是那里的旅游"景点"了, 很多人都慕名而去拜访各位百岁老人, 给她们红包. 那条村子我也不记得名字了, 但离坡月不远, 因为我们是走路过去的. 那条村子也是在公路对面, 有座桥可以走过去. 那条村子很热闹, 大多都是旅游的人. 满街的人让我都没心思去看观察村子的样子, 只有跟着傻大姐走到了村子的另一头. 她们本来也想去看看百岁老人的, 母亲也叫我去看看. 大家都兴致勃勃的事情我却觉得很反感.

“我对去看百岁老人没兴趣, 如果我是百岁老人, 我才不想从早到晚家里都嘈嘈闹闹的.”
“老人家有人来看她们不知道有多开心.”
“有人看跟一大群人吵着看那是完全不一样的, 就算是这样. 要看也是去看那些没人去看的老人家. 这几位出名的老人家已经够多人去看的了.”
“那也是, 听说还有几位百岁老人但没有这几位出名呢.”

以上是我和母亲的对话, 她们就是喜欢凑热闹. 久久去一个人和常常去一大群人真的完全不一样的. 这些也是傻大姐问我为什么不想去我想到的, 她不问的话, 估计我也不会多想. 穿过村子, 弯过一条湿淋淋的泥土路, 我们来到了一栋安静的 靠在山脚的房子的门前, 这时候已经下起雨来了. 这里就是傻大姐准备居住的地方, 她租了第一层大门边的一个小房间. 这栋房子一共有五层. 第一二层是老房子, 都是用石头构建的, 很典型的老房子的样子. 从第三层开始便是用水泥新构建 的. 我们都走上去看了下, 也去房客那里串了串门. 去到楼上一个阳台处, 她们聊起了自己去过的地方, 为什么会来到这个"穷乡僻野". 我则在那里隔着蒙蒙的细雨望着眼前翠绿的山水, 这时候她们聊到了差不多到冬天了, 准备都要离开这里 前往海南去. 雨差不多停了, 我们边往回走了.

还没回到村子, 她们貌似遇上熟人了. 又进屋子里聊了起来, 我那时候好像看出了神, 就继续坐在门口的小木凳上呆呆的继续看着对面的山. 我当时只注意到楼上叽叽喳喳的声音, 和门前路上经过的车和人.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 我们又开始走了. 说来有趣, 穿过村子去到桥头的这段时间里. 我们刚开始看到了长途骑行的自行车车队, 傻大姐还兴冲冲的去问他们. 接着看到了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家骑着一辆很霸气的摩托车正在长途骑行的途中, 一路上人们都好奇的围着老人家问. 大家似乎 挡住她的路了, 但是我看到她满脸的自豪和喜悦. 当然了, 后面似乎跟着她的孙子, 也是骑着一辆很霸气的摩托车, 头上还带着摄像头记录老人家的这一路. 接着没走多久, 我们看到了两个骑着太子摩托车的大哥也是正在长途骑行途中的. 这一路 走下来可真是热闹非凡, 时间虽短, 但感觉像看了一场电影.

好吧, 是时候走回坡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