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rd.Luo

去昆明上个网

ichord wrote this on

广州到昆明的火车站中有一个站叫"百色", 那里离巴马不是太远. 不知道什么时候, 我萌生了去昆明的念头. 刚好上次去走坡月大环线的几个叔叔阿姨是昆明人, 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 他们也差不多要回去了. 这似乎很巧. 那个时候, 坡月是我自己到过离深圳最远的地方, 我对其它的地方完全没有概念, 有的只是一个名字. 现在还记得当时那种兴奋心情, 从来都没有那么兴奋.

那个时候已经接近国庆节了, 许多人都在这个时候前后回去. 我们也在坡月住了三个月多一点了, 是时候该回去了, 虽然我们不想回去. 我们开始收拾各种东西, 母亲更是开始扫货. 那几天在坡月那么长时间的宁静悠闲打破了, 似乎 忙碌了起来. 但是, 我那几天心情都很愉悦, 那种在坡月周边探险的心情又出现了, 充满了期待. 本来, 母亲是应该和我一起去昆明的, 但是后来由于太多东西不方便拿, 嫌麻烦也就不去了. 我们是打算去大理过完国庆后就直接从 昆明坐火车直接去广州回深圳的, 所以一大堆东西不能放在坡月. 而且母亲说许多东西都是食物, 不好寄回去而且还很贵. 现在想想, 其实这些都不是问题, 只要我们再回来坡月就可以了, 反正我们又不赶时间. 所以现在看起来, 我们 都是急着离开坡月的人. 我是很明显的, 因为我当时满脑子都想着去昆明, 去大理. 我已经忘乎所以了, 前面正有一次激动人心的旅途等着我. 而母亲呢, 我当时没多想, 又或者说我已经忘记了. 母亲是个非常害怕孤独的人, 只要说 到一个人要去哪里就让人感觉到层层的困难, 根本就不用去. 所以呢, 母亲刚好可以和在坡月认识的五个同乡一起坐车回去, 她们几乎就是一个村里的人了, 所以也就没什么问题了.

而我呢, 正是要"一个人"前往昆明大理. 不过, 我是跟着那几位昆明的叔叔阿姨们去的. 临走前我们还去他们住的地方走访了一下, 其实大家都挺熟的了, 叔叔阿姨们都是热心的好人. 那天晚上"我们"聊得挺开心的 “你就放心我们就这样把你儿子带走了?”, “去到昆明我们给他介绍个女孩, 以后就在那边扎根不回来了”. 说实话, 大家对我都挺放心的. 因为, 毕竟我那时候已经二十三岁了, 大部分这个年纪的年轻人都独自除外工作生活了.

第二天中午, 我跟着他们坐上直接去百色的车出发了. 出发前, 我和母亲在窗前合照了好几张, 当时的心情真的难以言表. 着急, 不舍, 担心, 或许还带着些许内疚? 我搞不清楚, 对大理的期待掩盖了许多东西. 但是, 我们忽略了 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我想, 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一天, 那可以说是改变了我这几年生活方式开始.

坐上汽车后, 我们又开始翻山越岭了. 中途我们经过了一个叫田阳的地方, 那里可以说是一望无际的田野, 我们所在的公路在中间穿过. 路两边种着整齐高大的树木, 路上有各种车辆, 路很宽敞. 我有一种来到了北方某个小县城的感觉, 当然我没有去过北方, 只是在电视上看到的感觉与眼前的很相似. 我想在是一片山海的广西里要找到一片这么广阔的田地应该是非常罕见的吧, 这片田地放到地图上应该是一个盘地, 周围被高山围着. 一路上田地与山是并存的, 只是那 排山看上去很模糊, 很小.

大概四小时的车程, 我们直接坐到了百色火车站. 买了火车票之后便在周围找饭吃, 那时候也接近中午了. 我还是一如既往的话少, 只是跟着他们走. 这个时候的我觉得很变扭, 自己又不会说话, 就是那种不太合群的感觉. 另一方面是 我觉得给他们添麻烦很不好意思. 吃过饭后, 因为还有好些时间, 我们坐在了车站广场旁的一处草坪上等着. 叔叔阿姨们在聊天打电话, 我就独自刷起了微博. 当然了, 其中我们还是稍微聊了一下, 但更多的时候我在想事情. 看着百色 火车站, 我开始欣赏起它来了. 我当时拍了火车站的照片发微博了, 我现在还记得那个火车站的模样. 那是我第一次"自己"去火车站坐火车, 很好奇, 而且我也开始想象在大理的样子.

进火车站了, 我们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等火车. 火车站真的跟电视里拍的一样, 我好奇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坐了一段时间后, 段大叔跟我聊了起来. 没错, 他们姓段, 我想他们也就是传说中的大理段氏了吧. 段大叔的情况我也就不在这 细说了, 他以前是个长途货车司机, 就住在滇池边上. 火车来了, 天黑了.

这是我懂事以来第一次坐火车, 那种对周围一切充满了好奇心的感觉很棒. 我感觉到我的旅途开始了, 心里很是兴奋. 电话响了, 我以为是母亲打过来的. 但是当我看到来电联系人的时候我顿时呆住了, 这一通长达半小时的电话改变了我的路.

段大叔给我换了床位, 是上铺, 离他们有好几个"格子". 我独自坐在了走道上的座位上, 看着窗外漆黑的一切. 周围没有了声音, 我也就呆呆地坐着.
“你是这个车厢的吗? 请把票给我看一下”
“哦..哦.. 好的”.
原来所有人都已经回车厢睡觉了. 车厢过道里漆黑一片, 只有我独自坐在那里. 也不知道再过了多久, 我累了, 我也爬上去睡觉. 可是我睡不着, 我憋足了劲, 紧闭着眼睛, 张大着嘴巴. 我幻想着, 我正对着洱海大声哭喊.

经过了一夜的火车, 在第二天天还没亮我们就到了昆明火车站. 段大叔们带我去吃了过桥米线, 他说那家的的米线挺正中的. 然后他们去车站里洗脸刷牙了, 我一个人在车站外帮他们看着行李. 看着过路的人, 看着朦朦胧胧的昆明. 他们回来后, 段大叔带我去买了去大理的车票, 刚好再过一个多小时就有一般. 我当时只是呆呆的跟着段大叔走, 也不敢说什么. 就这样, 我手里揣着从昆明到大理的火车票走进了候车厅, 找到了进站口. 那里还没什么人, 车站内冷冷清清的. 看着手上的车票, 看着空荡荡的进站口. 我很不甘心, 我已经来到昆明了, 眼前就是大理了, 我不想放弃. 但是我又必须回百色, 回坡月.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一直在候车大厅里瞎转.

车站的人开始多起来了, 我找了个地方坐下来, 看着时钟越来越接近火车开出的的时间了. 这个时候我很愚蠢的打了个电话, 这个电话还没打完的时候火车已经开出了. 我在车站里激动的说着话, 接着在车站坐了好长一段时间. 我出去火车站 从新买了一张当天晚上回百色的火车票. 但我没打算在火车站等到晚上, 我打电话告诉母亲晚上就坐火车回去. 按照母亲说的, 既然去到昆明了就去那边逛逛, 反正有一天时间. 我把重的行李放到火车站的寄存处后便走了.

当时我也没想着到哪里去, 我已经完全没有心思想去哪里游玩了. 我想得到的就是找青年旅舍上网好消磨时间. 幸好那时候我有智能手机, Google 地图告诉了我路线和地点. 当时的昆明是阴天, 很凉爽. 就如段大叔所说的, 昆明就是个大空调, 那个时候坡月还很热. 在寻路青旅的路上, 虽然觉得难过但难掩那种兴奋的心情, 那种感觉太棒了! 一身轻松, 对周围的一切充满了好奇, 它们对我来说都是新奇的! 我嗅到了自由的气息.

昆明国际青年旅舍, 这是我去过的第一家青年旅舍, 和气氛和想象中和传说中的一样, 我很喜欢坐在里面的感觉. 我找对地方了, 昆明的路和地道的青旅安抚了我. 心里恢复平静后, 我说话的语气也恢复了以往的冷冰冰, 几乎不带有感情. 这个 时候我打电话跟父亲打了个电话跟他道歉了, 我不应该不告诉他就独自跑出来, 总之就是我的错. 我会在晚上就坐火车回广西, 隔天一大早就到. 说话的事情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当然这不是真的. 因为我想我已经把它消化了. 在晚些当 我回到火车站准备坐火车回百色的时候, 父亲又来了一通电话, 谈话内容非常荒缪可笑. 虽然荒缪, 但我说话依旧显得很平常, 我显得非常理智. 挂了电话我没多想, 上火车回百色去了.

回去的路我都显得很平常, 没有想太多的东西. 回到坡月, 母亲来接我了. 就好像当初刚来坡月一样, 我一回来便睡了一整天. 百色, 昆明, 百色两天来回, 我很累了.

醒来后我又变得非常愤怒, 愤愤不平说了许多坏话. 现在想想, 幸好我回的是坡月, 而不是回家. 越是宁静的地方, 越是能引出人们心中黑暗的东西, 然后让它们消失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