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rd.Luo

去杭州

ichord wrote this on

在2011年10月中下旬的时候, 我独自坐上火车前往杭州. 我当时来杭州的目的是为了在这边找工作, 我当时是非常厌恶呆在深圳, 呆在家里了. 又或者说我厌恶了过去的许许多多.
在我前往广西之前就是打算离开深圳去杭州的了, 而且跟另外一个大学同学约定好了. 但是由于原来所在的公司发生了一些变故和我中途又去了坡月, 在他去杭州将近半年后我才去的.

我嘛, 内向慢热, 是个终年不出门的人. 即使是生活了十多年的深圳我也还是对它非常的陌生, 许多地方名我都不知道, 好像从来没有在这里生活过一样. 深圳市外的同学向我询问深圳的情况或者地方时我都是回答不上来的. 我大部分时候就是去学校然后回家, 几乎是没有去什么地方玩过的. 就算出去也是别人带着去, 我完全不认路, 在深圳我就是一个超级路盲和一个生活白痴. 这些也许跟我成长的环境有关系, 我也有想过为什么会如此. 但是这些已经成 为了我性格的一部分, 要改变谈何容易. 生活也就跟我的人一样, 一如既往的沉闷. 而这次就如他们所说的一样: 平时不出门, 一出门就走千里.

这次出行, 我似乎不太兴奋或者高兴. 就如刚开始去坡月的时候一样. 像是是背负着什么似得, 感觉很沉重. 但是从火车上开始, 一段对于我来说非凡的历程开始了. 坐在卧铺车厢里看着周围各式各样的人, 觉得自己是那么平凡甚至 有些卑微. 在这样陌生的环境里, 我的感觉似乎变得灵敏起来. 我感觉到我似乎进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我没有觉得害怕, 只是觉得好奇. 当然, 从下火车后难免会觉得紧张. 然后还发生一段小插曲, 后来想想都觉得很抱歉. 在去昆明 的火车上和这次是完全不同的, 那时候的我心情烂透了, 对周围的一切都视而不见. 而这次我终于尝试着去细细感觉周围的一切.

一大早, 我们在萧山火车站下了车. 我帮一位同车厢带着孩子的妇女拿了一个比较重的行李, 虽然父亲一直告诫我不要随便帮别人拿东西. 但经过这趟火车后, 我觉得没什么问题. 也许这样似乎太容易相信人了. 不过我跟她说了, 帮她拿 到站口我就走了. 车站的时候人非常多, 我也开始变得有点紧张起来了. 跟那位妇女告别后我就匆匆的寻找车站去了, 这时候有个男人似乎跟我说了什么. 我没听清楚, 我以为是周围那些开车拉客的人. 就没怎么搭理他. 他从新来跟我说 什么的时候我只是冷冷的说了几句:“不用”. 后来那位妇女才过来跟我说, 那是他丈夫来接她的. 问我看顺不顺路载我一程, 结果是热脸贴了冷屁股. 当时我觉得紧张, 竟然没有道歉什么的就只顾自己走了.

汽车站就在火车站门前, 在走去车站的时候我掏出手机开始用 Google 地图查询从火车站到青年旅舍的路线. 我在深圳出门的时候也是总要查 Google 地图的, 不然我就基本会迷路, 除了那些很熟悉的路线. 就如我前面说到的, 对深圳 很多地方我都是非常陌生的. 但这却给我来杭州带来了帮助. 对我来说, 在深圳出门和在杭州出门是一样的感觉: 反正都是不认路. 我在找路到青旅基本没什么障碍, 感谢 Google 地图! 说实话, 这让我平滑的过度了. 不过感觉还是非常 不一样的. 毕竟来到了一个新的地方, 眼里充满了好奇, 只是身心都觉得很疲倦了. 我在西湖虎跑路下车后, 拿着沉重的行李坐在车站旁休息, 查着去旅舍的路线. 那个时候只想快点到旅舍, 无心看周围的一切了.

那段虎跑路上遍布了大大小小的客栈, 青旅和酒店. 几乎西湖周边的所有的旅舍都集中在了那里. 而我找的那件旅舍在比较偏僻的地方, 是在一个隧道口的附近. 我走了好一会才找到的. 不过那里的环境很好. 从那个隧道上去是可以去到 灵隐寺的.

那件旅舍是我在网上先找好的, 一共订了三天. 我只打算先来这歇歇脚, 然后去找房子租. 总之, 算是来到杭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