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rd.Luo

前往土地庙山顶

ichord wrote this on

上山

每天, 我都会在窗口那里望着远处的那片山. 晚上那片山上点缀着许多白色的亮点. 那里住着大概在清朝迁徙过来的汉族, 每家每户都会在门前亮着一盏灯, 似乎是约定俗成似得.

有一天, 我们和小陈一家人约好一起爬到上面看看, 听说那里可以绕那片山一圈然后从去凤山的老公路回来.

上去上面, 我们需要经过山上的土地庙, 那其实只是个中转点. 从土地庙开始便有好几条路上山, 我到达那里时还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去到土地庙必须先休息一下, 毕竟来到这的路耶不近, 而且土地庙那里非常舒服, 有天然的树荫包围着, 时不时 还有山涧清风吹过, 非常舒服, 是歇脚的极佳地点. 休息完后, 我们开始探险了! 其实小陈跟其他人走上去过, 但是她不太记得路了. 在一个分叉路口我们犹豫了, 小陈也说不准要往哪走, 只是记得要在一个类似的地方向右上转, 但看似要向 左转. 在一阵纠结之后, 我猜了, 我们直接向右转, 不行的话再原路返回就是了. 结果呢, 我们迷路了. 但是, 塞翁失马, 焉知非福?

可以说, 我们有点在山上迷路了, 虽然是沿着山上的小道走的. 估计人们已经不太走那些小道了, 因为在老凤山公路有一个路口是转向这山上的, 远远就能看到一部分. 我们在山上转了接近一个小时, 但是觉得路越走越错. 虽然还是有路的痕迹, 但是两边和路上的植物越来越茂盛了. 因为我体力最好, 我又再一次做了先锋, 先去探路了. 当时的直觉就是往上走.

我看到有竹子了, 竹子边貌似道路的痕迹. 我隐约觉得走对了路, 再往上走一一段时, 我能看到有房子了. 我一边招呼大伙一边往屋子的方向走去. 在走近一堆竹子那, 也就是接近房屋的地方, 有只狗在那里. 它看到我后便开始向我吠, 我是怕 狗的人, 见它吠得那么凶我就急忙的往回走. 谁知道那只狗还来劲了, 追起我来了, 我逃跑时的狼狈样全被小陈看到了. 她不禁哈哈大笑, 随后还一直嘲笑我.

“三少真是没见过狗, 会叫的狗不咬人.” “我往回走的时候它还追上来了!! 看样子越来越凶!” “你越怕它们就越来劲啊. 来, 看我的. 这种狗我们小时候已经见多啦.”

说实话, 我还真没怎么见过狗. 城市里的宠物狗倒是见多了, 但是在这些地方的狗我又不认识它们. 谁知道它们会有什么动作. 等母亲和小陈一家人都走上来后, 我们去那户人家那问路有可能的话顺便探访一下.
说来惭愧, 虽然小陈告诉我了那些狗的习性, 但我还是爬. 这时候一个特别又让我觉得很惭愧的场面出现了: 小陈拿着竹棍领头对着那只狗向翻屋走过去, 我们都跟在后面了. 确切的说, 我更像是躲在了后面. 想想看, 领头的是个个子只有 一米一二左右的女生, 而后面则躲着我这一米七大男生. 呃, 很不好意思.

第一次那只狗果然被小陈吓回去了! 但在我们准备进入它的"领地"的时候, 它竟然有点攻击的倾向. 但还是乖乖的退回去了, 显出很胆怯的样子. 挺有趣的不是吗? 这其实就是一种自然的本能. 但这种行为放到人身上的话, 将会遭到众人的 鄙视, 也许同样的我们本来就具有这样自然的本性. 不过嘛, 这也许就是人的特别之处, 我们可以在具有那样的本性时却遇强越强. 在注意到那只狗有攻击的倾向时, 我害怕的情绪突然间消失了, 整个注意力集中在了它的动作上.

“进来坐!进来坐” 大爷见到我们了. 我们先看到的是一座用泥土砖盖成的老房子, 旁边是用水泥新建的, 有两层.
老房子基本已经用来当仓库放杂物了, 现在两老住在新房子里. 大爷招呼我们屋里歇息, 说不上热情, 更多的是平常的感觉, 自然. 进到屋里就可以看到大妈了, 大妈已经盲了, 看不见东西.当然啦, 耳朵可是很林敏的. 家里只有两老在, 儿孙全都到出去了, 到"城里"去了. 嗯, 还有吓唬我的那只狗, 现在是显得很友好的在摇着尾巴跟着我们走.

穿过屋子, 前面有个小平台. 原来这只狗是个母亲, 顿时三只小狗围了了上来, 非常兴奋. 大爷给我们搬来了些小板凳, 这种小板凳很有意思. 靠背很高, 脚却很短, 却坐得很舒服.
坐在那里可以眺望整个破月村周边, 不远处有重重叠叠的高山, 渐远渐隐, 团团白云正飘在上方. 坡月就被围在了正中间, 穿梭其中的道路, 青黄交错的庄稼和土地, 还有走向白魔洞的公路. 噢, 眼前是平台前的一排植物, 遮挡住了一部分, 倒像是个画架.

在我呆呆的眺望着的时候, 小陈父亲跟大爷聊起来了. 他们年纪相仿, 如传说中的一样是前两代人从四川那边迁徙过来的. 具体原因老大爷也说不清楚了, 说大概是因为战乱. 居住在这里的汉族人都是同一批人, 听说还有后来迁徙过来的. 不过呢, 老大爷还是会讲一些四川话的. 至于他们聊什么我就听不懂了, 这些也是后来小陈告诉我的.

休息够了, 我们在大爷这装满了水便继续出发了. 原来经过大爷的屋子就已经到达山上的村庄了, 只是大爷的房子相对来说比较偏. 但我喜欢那里, 那里可以看得很远, 可以看到坡月. 噢, 更有意思的是. 小黄, 对那只狗, 跟我们已经化敌为友了. 它已经早早走在我们的前面, 来给我们带路来着. 它会走一小段然后停在那回头看我们, 我们要是离得太远了它就停在那搜寻周围的东西. 我们跟上后它便继续往前跑去, 在我们到达村子之后, 小黄就这里嗅嗅, 那里嗅嗅的走回去了. 中国田园犬其实是很善良的嘛.

下山

接着, 我们一直沿着蜿蜒曲折的盘山公路一直往下走. 这条通往山上的公路还没有修好. 在路上不时可以遇到运木材山上的车辆, 还有自家摩托车载粮食上山的村名. 中途碰到有个准备下山去接他父亲的村民, 是个挺帅的小伙子, 问要不要载我们 一程. 他可以载两三人. 我们当然是要走回去的啦, 于是在犹豫了一会后, 小陈搭上顺风车先下去了. 因为走到那个时候, 大伙都很累了. 我都开始觉得脚发酸了, 何况是七十八岁的老人家呢. 山路很长, 我们走走歇歇的走了差不两个小时总于 快走到山下了, 坡月后的那片田野就在眼前了. 在接近山脚的一个一百八十度拐弯处正好有个小平台, 我和母亲还有小陈决定在这里坐上一会. 因为那里吹着山间的风, 有树荫, 而且坡月还有田野就在眼皮底下, 看着很舒服. 小陈的母亲和哥哥 就先回去了, 当时可是又累又热啊.

那里是个好地方, 我们坐在那聊了好一阵子. 小陈跟我们聊了一些她家里的事. 我当时特地注意了一下小陈脸上的表情, 说到她哥哥的事时显得非常厌恶, 说得确切点是有点很铁不成钢的意味. 这次聊天, 小陈告诉了我们更多的事情, 本来我想 写一写, 但是现在就让那些内容留在小弯道那好了. 按现在流行的话来说, 小陈就是充满正能量的人. 时间耶差不多了, 我们该回去休息了.

坐在窗前, 田野, 风, 行人, 落日. 一切如往常一样平静. 该吃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