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rd.Luo

前往苗寨

ichord wrote this on

聚居在坡月有三个民族: 苗族, 壮族, 汉族. 他们分别居住在不同的地貌上: 石头山上, 河边, 黄土山上. 这么多年来, 这三个民族在这片小小的地方和平的相处着.

黄土山上的汉族是因为战乱迁徙过来的, 已经有三代以上, 都是四川那边的人, 很多老人家依然会说四川话. 我们经常爬的那座山上便都居住着汉族.
河边的壮族有着良田沃土, 虽然并不广阔, 壮族人水性都很好, 因为自小在和边长大嘛. 我在盘阳河学游泳的时候经常能看到小孩放学后在河里玩耍, 都是纵身一跳.
石头山上的苗族境况似乎就没那么好了. 石头山, 可耕作的土地非常少, 树木自然也少, 而且都是在接近山顶的地方.

其实从苗寨那里可以进入白魔洞, 白魔洞本来就是山上的苗族去往河边的一条必经之路, 就像是山寨的大门. 白魔洞后的苗寨世世代代都在这里过往, 所以他们自然就不用门票了.
还有就是, 这里的老人家们每天都会去翻山越岭. 爬山? 小菜一碟.

当母亲告诉我有这么个地方的时候我甚是好奇. 白魔洞后有个苗寨, 而且苗寨对于我这个长年居住在城市的人来说很是神秘.
去苗寨的路我走了三次, 除了母亲, 每次都是不同的人.

小陈每天都会来找母亲出去逛, 因为是住楼下的缘故吧. 特别是每天晚上吃完饭都会到楼房后面的田野上散步, 大部分时间我都因为懒惰而没有去. 只是去了几次, 但感觉却又非常好. 走在田野上, 吹着山涧清风, 恬静又宽阔的田野给人以安心, 非常自然.

其实我们在坡月的这段时间内, 大部分都是与小陈结伴出行了. 小陈虽然残疾, 但是人非常乐观, 做什么都很积极, 对人也热情. 坡月所有的人她几乎认识个遍了, 没有人不认识她. 当然, 不是因为她又残疾. 一般都是她主动跟别人打招呼, 跟别人聊天. 她每天都笑哈哈的, 很欢乐. 我就不一样了, 终日郁郁寡欢的样子, 跟在城市没啥两样…

那天我们约好一起去探探白魔洞后面的那个苗寨. 听她们说坡月附近又两个苗寨, 白魔洞那个苗寨因为风景区开发, 现在已经没那么贫苦了. 而另一个稍微偏远一点的苗寨则几乎是老样子.
另一个苗寨我倒是没有去过… 又是因为懒惰的原因. 听她们说我们将要去的苗寨现在已经不怎么看得处原来的样子了, 因为在好些年前发生了一场大火, 把全寨子的房屋都烧掉了. 原来的房子都是木头做的, 而且因为山上地方小, 都挨得很近, 所以火势蔓延非常快. 再加上在那石头山上, 哪来那么多的水啊. 后来政府资助他们重建了村子, 但因为地方比较穷. 建得不怎样, 还没有原来的木头房好.因为新房屋用的大多都是空心砖头.

苗寨在白魔洞的山顶上, 因为白魔洞要收门票, 所以我们不从那里走, 从那里走也没意思.所以, 要去苗寨, 我们要先经过白魔洞旁的村子, 白魔村.
而去往白魔村就有几种走法了. 我们那次专门挑了比较绕的小路, 这条小路基本把坡月的几个村子都穿越了一下.

坡月村口有座桥, 我们从那里开始走, 经过桥下的整是盘阳河. 盘阳河贯穿了整个坡月村, 甚至说是贯穿了整个巴马, 人们总是居住在河的周边.
桥应该是新建, 可以通车, 而这个桥更像一个小水坝, 桥的左边水流缓缓, 右边则喷涌而出. 当然了, 那时候快到旱季了, 没那么大的水.
走到桥的另一边便可看到好几户人家, 都建了新房子, 我大多都看向另一边的盘阳河和河边的那些老房子, 我们每天要穿过的那片老存房.
这里的人都很友善, 大家的生活依然都很朴素单纯, 你可以看得处那笑容是真诚的.
每隔一段路就有一个石阶梯走下河边, 人们估计在那洗衣打水.

过了那片居住区后, 便开始是原来的那些泥路, 靠着山脚一直往白魔洞的方向走去, 左边依然是平缓流动着的盘洋河, 盘阳河很是翠绿, 但也能明显的看出有被污染的迹象.
再往前走一段路, 便有一棵百年大树迎接我们, 那就是老板娘村子的村口了. 从村口开始进去又铺了水泥路, 水泥路的两边是两片玉米田. 这时候的玉米已经长到有半个人那么高了.
我想那是坡月村的另一个部吧. 由于这个村落离公路已经有好些距离了, 所以安静很多, 人也少. 在这里能看到的以前的老房子最多, 都是用黄土砖和木头构建成的, 而且当地经典的两层结构.
其实也不能算是两层, 第一层非常矮, 用来养牲口的, 楼上便人. 所以都有那个小楼梯走上去, 那才是正门. 我已经认不出这是苗族的建筑风格, 还是壮族的建筑风格. 因为苗寨上的房屋似乎也都是采取这建筑机构.

走到接近村子另一头的时候, 我们开始从村旁的一片田地穿过, 又看到盘阳河了, 穿过一片杂草地后我们靠近了河边, 我们要从这里跨过去. 因为这时候的已接近旱季, 水非常少. 可以看到不远处的河床上的那些大石头. 石头的周围围绕这翠绿的河水, 这里的河水非常干净. 周围还有很多水生植物. 过了河, 又是一片田地, 田地的那边就是白魔村的背后了.

白魔村因为靠近白魔洞, 所以几乎是被拆了重建的样子, 我们当时去已经到处都在建楼房, 像是一片工地, 不时有运送建筑材料的货车来往. 很吵闹, 半刻都不想呆着.
我们在路边的大爷那打了些水, 便开始从村后的一条水泥路开始上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