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rd.Luo

前往凤山的密境

ichord wrote this on

探路

晚饭后我百无聊赖地刷着微博, 母亲和小陈从田洋散步回来了, 她显得有些兴奋的跟我说大家约好了后天去那个在老凤山公路上看到的大山洞探险. 当然, 又是非常积极的小陈主张的. 她们在坡月活得非常有劲, 反而我是那个最没劲的认. 不过, 我也是对那个山洞非常好奇. 所以也决定跟母亲她们一起去了.

那天一大早我们就出门了, 大家都带好了干粮和水. 虽然没什么认去过, 只是听说而已. 我们约好在市集口集合, 早上的天阴阴沉沉的, 抬头向向远处望去, 发现早晨的阳光被那层层叠叠的山给遮住了. 重山的背后 向天上白云放射处一环白光.

早晨七点半, 我和母亲, 小陈一家人, 还有约伴的两老夫妇开始沿着横穿坡月的国道开始向北面走. 我们经过了打山泉水的地方后继续往前走. 中途可以看到在山腰上的那段老公路, 山脚处是一个露天的制砖厂. 那些砖是由石头用机器绞碎后制作成的空心砖, 就是中间镂空的正方形石块. 坡月的好些自己的房子都用这种砖头建成, 苗寨上用得最多. 这时候太阳照遍整个坡月村了, 开始变得很热. 再往前走一点, 可以看到 公路一侧大斜坡是层层的农田, 大部分已经开始泛黄, 那种层次和颜色看得认非常舒服, 养眼润心.

我们没有一个认知道如何去那个山洞, 但就小陈最机灵. 因为她上次在山上看到有一条大道去那个山洞的, 所以就沿着大路往那个方向走就好了. 公路转弯上到小山口, 旁边有一块空地对着一些建筑材料和两三件房屋. 当然, 少不了有狗, 一见到我们就叫不停的叫. 我们走到前面一点的小平台休息, 远处就是我们在老公路上看到的大片田野, 远处是重重叠叠呈三角型的山, 有点看上去隐隐约约像是影子, 就像我昨晚刚抄到的一首诗句 说的差不多: “屏风九层云锦张”, 虽然当时没什么云.

休息的时候我们都站在了平台边上向眼下开阔的田野望去, 向远处的重山望去, 当然还有那个大山洞. 当我在静静的看着这一切景象的时候, 大伙正在聊着怎么去那个山洞, 有种摸着石头过河的感觉. 当然了, 我们也只能 挑最明显的道路去走, 那就是顺着大路走就可以了. 但小陈却认为下面的田野里有小路, 经过村子肯定有路到对面的. 虽然的确如此, 但那么大的田野, 谁也不清楚路要怎么走. 于是我们休息了没一会后便继续往前走了, 那里明显非常远. 但是, 没有走一会我们碰到了一个坐在路边休息的当地老人家. 小陈最积极, 马上跑过去问是否有路走过去. 这一问可不得了, 我们的冒险之旅便由此开始了.

老人家热情的给我们指路, 告诉我们那边的确有个山洞, 而且非常大. 那条小路在刚才的那个放建材的地方下去, 非常不显眼, 老人家给我们描述了一下那个小路入口的特征. 而且, 已经有两个刚刚从那里下去了, 老人家 指着不远处说到. “对啊! 快看, 在那边, 有两个人往那个方向走过去了! 噢! 有小孩给他们带路呢.!” 小陈一边指着田野某个位置, 一边兴奋的跟我们说. 于是在谢过老人家后, 我们一群认兴匆匆的往回走去了.
这个老人家估计就是这片田野中村子里的人, 早上没事来着晒晒太阳的. 坐在高处, 望着眼下这片美好的家园, 晒晒太阳, 静心感受这一切, 这才是人老了该做的事情.

我们回头过去找了那个入口, 我们找了好一会都没有找到, 最好还是建材盘屋子的人出来给我们指的路. 那条路基本就是80度斜着下去的, 而且有转弯, 很难走, 而且是泥土路. 我这最身手敏捷的年轻小伙子下去的得 小心翼翼, 真为后面这群老人家担忧, 特别是小陈的父亲. 不过幸好, 在破月大家都走过了不少山路, 最后在互相扶持下终于下到了杂草重生的田野边上了. 下去后很明显有一条人走出来的土路延伸了出去. 这时候 小陈走在了前面, 村子里的小孩主动过来给我们带路了, 那些小孩正是刚才为另外一路人带路的. 那小孩给我们带了一段路告诉我们往前一直走便可以了, 然后就向前飞奔离去了. 老人家多, 我们也只能慢慢的沿着小路 向前走了. 没一会, 小路渐宽, 两边开始出现整整齐齐的玉米田地, 另一侧则是公路下的山坡. 幸好, 那天天气很好, 虽然是泥路但很好走. 我们继续沿着公路下的土路走, 很快便见到了村子里的一些房屋和刚才给我们带路的 那个小孩. 那屋子过后便是稍显宽敞的大路了, 明显是常有车开过的路段. 跨过一条流入田野的小溪, 我们来到了一个十字路口, 左手边出去便是我们之前走的大公路, 右手边则是横穿整个村子的乡道, 眼前依然是开阔的田野.

开始

田里还有好些人在耕作, 她们告诉我们沿着大道往前走就可以走到那个山洞了, 只是还有点远. 道路已经明朗, 我们当然是悠哉悠哉的在这乡道上走着啦, 慢慢欣赏着这田园风景顺便聊聊天, 虽然阳光越来越猛. 我们的心情却是顿时觉得阔然开朗啊. 这条路大概有一公里长, 一路上可以看到许多村里的老人家背着比自己身子还要大的稻草, 托着农作物的布带挂在额头上, 向前低着头斜着身子一步一步往前走着. 有些听到我们说话声的 会稍微抬下头眼睛向上的看一看我们. 在很久以前, 我觉得她们这种背重物的方法非常怪, 后来我自己也学着尝试了下. 结果我发现这种方式非常的科学, 后来只要我那个斜挎包稍微重点我都会把它挂在头上… 在深圳也是.

全面是一个三层的建筑, 用水泥我现在的石头建成, 长方形. 她们说这是这里的希望小学, 估计是还没到时间开学, 所以学校里没有学生. 也是, 那里看上去就很像学校的样子, 特别是那些门窗, 教学楼后面还有半个难球场呢. 噢, 还有一个特别的东西, 就是墙上还印着大字, 写着什么呢, 我也记不得了.

穿过村子, 树木开始茂盛起来, 铺满石头的乡道慢慢变成了泥路, 在村子的另一头的拐弯处, 我们又问了当地的村民, 她们说那个山洞很快就到了. 这里的路开始靠着山脚走了, 眼前的山腰上有些许看上去挺古老的房子, 也是 那二层的典型结构. 路的另一边我记得是两边长满的竹子的小溪. 走出这条泥路, 转个弯, 那大大的山洞已经出现在眼前, 大家都是一阵欢喜, 今天的目标就在眼前了. 我也开始有些兴奋, 于是便快步向前, 拉开了众人一段距离.

路是贴着山走的, 另一边是一片平坦的谷地, 中间横穿着一条小河, 河床很深, 中间的一处长满了粗壮翠绿的竹子. 在旁边经过能听到河水流动的声音, 有点湍急, 水非常清. 小河流向之处是一大片慢慢的玉米田, 四周依然环绕着高山.

山洞就在眼前, 很高. 其实这里已经开始有人在准备施工了, 但是也只是一点苗头. 洞口依然很凉爽. 我在洞口观望了一会, 顺便等大火到来. 洞口非常宽阔, 大概有七八层楼那么高, 入口弯下去是一片平地, 平地右侧有很大一块石头, 中间有明显的车轮痕迹, 估计是准备开发山洞的工程车. 大伙来到洞口赞叹并休息了一会后, 都在考察是否要进洞里去. 最后我们当然是见步走步, 觉得不妥便往回撤. 虽然洞口很大, 但望过去洞里也是渐渐变黑, 而且看上去感觉是在 往下延伸, 但那时候我却觉得很兴奋而且没有一点害怕. 于是我便迫不及待的打头阵走进去了, 小陈紧跟了上来.

洞里的有些泥土很松软, 是刚泡过水不久的河床, 但中间的路似乎已经给工程车压结实了, 很好走. 走没一会, 一束耀眼个光照了过来, 我和小陈便兴奋惊呼了起来: “喔! 那里有个出口!!!”. 大伙已经在后面跟上来了, 叽叽喳喳的不 知道在聊什么, 我只是全神贯注的搜索着周围的一切东西, 像是在玩寻宝游戏一样. 途中我找到了一块敲上去有金属声音的石头, 刚开始我还真以为岩石里有矿物, 我就一直拿着等到出口看得清楚的地方去看看.

走了大概一公里左右, 我们来到了"出口". 由于洞内很暗, 从出口照射进来的光线很刺眼. 周围一些石头挡住了白茫茫的光, 顿时截出了一段黑暗给人有时光停顿的错觉. 地上一些不知名的植被慢慢向洞口靠拢, 这样的景象平时我也只能 想象或者在电影里看到. “出口"外是什么呢?! 我们是在探险!

惊呼

一处洞口, 真叫人眼前一亮. 我开始以为出去便是另一条乡路, 另一片田野. 但不是的, 这是一个天坑, 长满了各种植物, 给人身临野外原始丛林的感觉!(其实就是吧?!). 从不大的出口开始有条小路走向茂密的植物群, 我们一边赞叹着这一切一边沿着小路往前走. 没走几步, 我惊呼了起来:“快过来看! 那边还有个大洞口!!”, 那感觉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让人兴奋, 我已经入迷了. 但是, 洞口被大堆的植物挡住, 要进去似乎不太容易. 这时候我的探险家模式启动了, 就像小时候玩探险游戏一样. 我们开始到处寻路去了, 我当然是一马当先了. 我发现右边上面有只牛! 而且似乎有条小路的痕迹, 于是我便寻路过去了. 果然, 植被稍微稀少的地方是有人 走过的, 那只牛估计就是村民们放养上去的. 走到一半的时候似乎路不太好走, 但路就是人走出来的吗. 距离很短, 所以很快我就第一个走到洞口了. 这个洞口依然非常大和开阔, 靠前方是一个小白沙滩, 沙子非常的细! 眼前则是一个洞口下的小山头. 很奇怪的是, 沙滩上遍布了许多来来往往的小圆坑, 刚开始我们并没有太在意. 我们只是迫不及待的在用充满好奇的眼光扫描着周围的一切新奇事物.

陆陆续续的大伙全都到了洞口, 有部分人走了另一侧的道路过来了, 原来那边是有路的, 只是被茂盛的植被给挡住了而已. 这时候我开始观察起沙滩上的许多小圆坑, 幸好不像是小生物所为, 如果是的话, 那真是非常恐怖了, 因为沙滩上可是千疮百孔! 没过多久大伙的探险模式也都已经开启了, 都在想这个小山头后面是否还有路, 小陈也提起了早先走在我们前面的那两个人. 这时候, 洞里有人的声音传出来了. 小陈先听到了, 便跟对方 互相呼应起来, 不断的问怎么过去. 不知道是她们不愿意告诉我们呢, 还是我们没听清楚, 问了好几遍后都没有结果. 我们在这里停滞不前了好一会, 小陈非常肯定的说:“肯定有路过去的! 我们爬上去看看”

小陈和我兵分两路, 走不同的路线小山头进发. 小陈走的是稍微平缓的绕路, 我则是直线往上走, 因为路其实还是很好走的. 大伙也跟着上来了, 一下子这小山上就遍布了探险的人们, 只是几个老人家还在下面等着. 小陈则是不断的呼唤 阿姨和大爷上来. 我登顶之后特意选了个比较高的地方站上去俯视这个洞口. 原来只有远处的那一小部分的沙是白色的, 其它的都是微细的黄沙. 站在那上面看去, 来时的路清晰可见, 地形看上去是个缩水版的大平原! 对面就是一大片森林. 站在那突然间有一种成就感, 看着眼前这片走过的大陆, 穿越过来的丛林, 如果再来点风的话就有那种威风凛凛的感觉了. “快来看! 这个洞好大! 那边还有个出口!”, “我看到那两个人走出去了!” 小陈的惊呼声打断了我.

这时候大家全都爬上来了, 但全都坐下来休息了, 都有点疲惫了吧, 除了我和小陈正兴奋的对洞里和对面的洞口观望. 我们现在这座小山上巡视了一会, 原来小山上到处都是钟乳石, 高高长长的耸立在小山头上, 越靠洞里就越多越明显. 我 想用手机拍下东西时发现原来已经中午十二点半, 她们都开始休息吃东西了. 我是有点忘乎所以了, 正沉浸在这天然美妙的山洞和探险的乐趣上了, 没有觉得饿. 小陈有低血糖, 也开始头晕了. 正好我身上带了两个结实的东北大馒头, 分了一个 给小陈, 边吃边看边聊这洞里的一切. 这小山上的背后明显有条路往下走, 但除了洞口照射进来耀眼的光外看不到什么东西, 也不知道下面的路况如何. 但估计是可以走的, 因为前面的两个人已经走出洞口了.

密境

吃饱后, 大伙似乎是不向走了. 于是我和小陈出发了. 走下山后, 回头一看, 一排高高的钟乳石耸立在眼前, 几乎是连着洞顶的. 洞口的两边也有好几座高大的钟乳石, 其实有个看上去像是月老的头. 而且这些钟乳是正好是面向对面洞口, 白茫茫的光照射上去看得很清楚, 虽然到达这边光线已经暗很多了. 这些钟乳石给人丰盈富态的的感觉. 我们一边不时回头看这些钟乳石, 一边向洞口走去. 洞里的泥土很松软, 也是明显泡过水不久的, 后来和小陈讨论了下才猜到洞里如果在 雨季那就是一个大大的长方形游泳池. 幸好我们那个时候是旱季, 水少, 不然在边上看那是一片小湖泊或者看上去向是地下河流的一段, 会让人觉得深不可测. 这个洞简直就是一个巨大宏伟的天然隧道, 很宽阔很长. 走了一段时间后我们才走了 三分之二, 估计有四百多米长, 小陈的母亲已经在那边喊话询问情况了. 在洞里说话就是毫不费力的.

接近出口的时候周围的一切都变得越来越清晰了, 地下有许多突起的石堆, 还有许多大石头, 它们身上散布着绿色的类似于苔藓类的植物. 越接近洞口植物越丰富, 洞口下便又是一片小丛林. 我仿佛走在了原始山洞里, 一时间像是远离了 现代社会, 回到远古时期. “走, 那边有条小路上去, 我们去看看”, “噢!”. 我们穿进小丛林里, 那里有一条明显的小路往上走去, 路边还有牛粪呢! 在这个小山坡爬了一半的时候, 小陈的母亲已经在喊我们回去了, 大家似乎都已经没有 继续前进的欲望了. “我们可先回去了啊!” 无奈的, 我们也只好先回去了. 小陈一路上都愤愤不平的说怎么就不过去看看, 都来到这里了, 说不定那边还有一个.

于是我们往回走了, 快回到那座小山的时候我们又在那看了一会, 小陈依然有些念念不舍不愿离去. 突然后面传来了人说话的声音, 原来走在我们前面的两个人已经回来了. 回到小山顶上后我们向她们了解了一下前面的情况. 这两个人一男 一女, 女的一直打着把伞, 是两个年轻人. 原来从那个洞口出去是一小片田地, 没多远又有一个很大的山洞, 那个山洞也很大, 但是已经被封住了. 她们在山顶上休息聊天, 我则在山顶到处转悠. 其中有一块圆形的石墩, 上面满布住一圈圈 的波纹, 由中心向外散发. 我刚开始看以为上面有水, 其实都是体然的石头纹路, 都是突起来的. 这些都是体然的钟乳石, 千奇百怪, 变幻莫测. 这时候, 丛林里又有人进来了, 是一对父女. 他们上来后也跟大伙了解了一下情况, 父亲还不时 给女儿介绍钟乳石相关的知识. 在旁边看着我都开始羡慕那小女孩了, 她有个好父亲.

好了, 人齐了. 之前那对男女提到了走在他们前面的还有两个人, 也是一男一女. 他们也过来了, 那男的还扛着一梭香蕉, 说是从第三个山洞里摘的, 很好吃. 而那女的呢, 穿着听光鲜的, 给人感觉像是在逛街. 但是这对男女行色匆匆, 没有 休息就很快走过去了. 之前那对男女告诉了我们, 他们知道有一条路可以从白魔洞里洞的背后穿过去!! 从背后穿过去!! 说等会他们就会走那里. 我们便跟了上去, 而且向他询问怎么走, 那人便越走越急, 有意甩开我们. 这时候现场便躁动了, 大家连忙起身快步走向丛林里跟了出去.

还没完呢

那天, 我们的路程只走到到了一半. 后半段那是意外之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