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rd.Luo

去坡月

ichord wrote this on

2011 年 8 月中旬. 我来到了广西巴马县, 破月村. 这算是我第一次独自出远门.

我从小在深圳长大, 只在家乡生活了一两年. 那是很小的时候的事情了. 只剩下依稀的一些片段. 直到去坡月之前, 我都没有出过深圳. 一直呆在这个地方, 二十多年了. 我却对这个地方依旧非常的不熟悉. 因为我基本就不出门, 我实在对这个城市里的各种娱乐方式提不起兴趣.

在工作了大概一年多接近两年后, 我实在是按耐不住了. 我想主要是家庭环境的原因, 说句难听的, 我有一个非常奇葩的家庭. 这样的家庭让我蒙蔽, 给了我很大的阻力. 我在家里的度过的时间中, 充满了压抑. 我本想做一个工作狂, 完全沉浸到工作中去, 能忘乎所以. 但总是事与愿违, 我找不到归属感, 每写一次程序我就会收到一次打击. 这总让我怀疑自己的能力, 总觉得我不适合做软件开发者这一行. 因为我的逻辑思维真的很不怎样. 在深圳这个地方转圈圈转了这么多年, 我基本没有过多的想法. 每个地方都放我沮丧, 只有在那从公司走回家的路上是那么令人觉得舒适. 那个时候, 我坚持每天走一个小时的路去上下班, 坚持了8个月. 我非常喜欢那段路, 我在那里 得到释放.

另外, 就是我母亲. 一个超级典型的潮汕家庭主妇, 她的人生有三分之二都搭在这个家里了. 毫不夸张的说, 她几乎没有见过世面, 基本没有朋友, 十年如一日的在家里辛勤的照顾着一家人. 但她却是一个很喜欢旅行的人…
接着想说得人是我的父亲, 我基本就想骂他. 他就是我成长的阴影, 是我们的枷锁.对于他我实在不想多说什么, 我总是心生厌恶, 愤怒.

近几年, 家里的生活条件才慢慢的变好. 母亲旅行的愿望也越来越强烈, 她走想出去走走, 看看这个世界. 毕竟, 她在那个小屋子里呆了大半辈子了. 乘身体健康, 还能走动的时候要出去看看. 她好不容易跟了一个老年团出去旅行, 一路 玩到广西巴马, 巴马是一个长寿村, 那里水土好, 人寿命都长. 老人家们对健康总是那么的积极. 母亲一去到就马上喜欢上了那个地方, 她很开心. 很少能见到她这么开心, 显然她那繁重的心在那得到了释放.

她一连去了两次, 都是跟团. 但 8 月份的这次, 她跟在近两天短途旅游认识的同伴一起去的. 在坡月那样偏僻的地方, 她们基本就呆不久. 基本附近景点逛完就走了. 但母亲这次去却是想在那住长一点时间. 正好, 我那时候已经辞职打算去杭州了. 我很清楚, 没有我去. 她不可能在那里住多长时间, 因为父亲会把她逼回来. 母亲出去旅游, 父亲总是一再阻拦. 到目前为止依然如此. 我去, 就不一样了.因为至少说得过去.
还有另一个原因, 就是母亲的心理素质非常差. 基本就是一个非常软弱的人, 经不起父亲的半点侮辱. 对于我来说, 父亲的活都已经难以入耳. 何况是她. 但我对父亲是有抗性的, 我也一直在那么做. 我在, 她就可以安心.
就如我跟我妈说的, 我在那里就是她的一颗定心丸.

我辞职后的没几天, 就从深圳宝安坐班车直达巴马, 历时16个小时. 这是我第一次自己出远门, 心里非常兴奋, 我很感动. 这一切显得那么新鲜,刺激.但心中却依旧有些沉重.
我喜欢看路上的风景, 当开始看到广西的山水时. 我那是满心欢喜, 我很久没有觉得那么开心过了. 就像一个乡下的孩子刚进城一样, 在长途大巴上左右窜动, 着急错过那怕一眼景色.

绿水青山, 云雾缭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