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rd.Luo

ichord wrote this on

继续说说我的游记吧.

那天晚上我洗完澡回到房间后, 我们开始交谈起来. 我是第一次住这样的房间, 而且我本来就很内向, 不懂怎么和人打交道. 不过, 当时的心态是不一样的. 比起以往厌恶去和别人交谈, 那时候却是非常有兴趣的. 其实开始交谈比我想象中简单多了, 不过我想是当时的环境使然吧. 去青旅的人都是出来旅游的年轻人而且还住一个房间. 而且后来住多人间, 我都会主动去跟别人聊天, 这样做好处多多.

我们聊到了工作, 大学生活, 旅行的地方和目的. 从八点半到十一点多.

那时候聊的具体内容我基本都忘记了, 只剩下零星的碎片. 他叫小沫, 在上海工作. 隔天他还要去飞来寺还愿. 其实他一年前来飞来寺许过愿, 而那个愿实现了, 所以要回来还愿. 听他说如果许的愿实现了不来还愿的话下次就不灵了. 而我, 对这些是几乎没什么概念的. 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估计我还不知道我要去哪里.

隔天一大早, 小沫便去了飞来寺. 而我则起得比较晚. 到中午的时候我又开始出去觅食了. 那个时候我已经认为在虎跑路附近, 除了那些比较上档次的餐厅外, 没什么可以吃的了. 我想找一些比较便宜点的地方. 也就是快餐那种, 那个时候完全不敢花钱. 那个下午, 我转了西湖区中心一圈. 这段路程在下一篇游记里讲吧.

日落之后, 我没有回旅舍. 因为附近没吃的. 但是我记得, 第一天去岳王庙的时候, 我发现那附近有家肯德基! 其实我找不到吃的东西的时候我就会选麦当劳或者肯德基. 我穿越了长长的苏堤就是为了去肯德基吃饭. 但是正因为如此, 才让我无意中看到了苏堤, 或者说西湖与白天截然相反的一面.其实我觉得那才是西湖风情真正的面貌.

晚上的苏堤非常安静, 路灯都很微弱, 甚至有些地方很长一段路都没有路灯. 不过远处的霓虹灯总是能照到路上. 旁边的西湖其漆黑漆黑的, 只能听到湖水翻滚拍打在堤上浪花声. 在其中穿行就是清澈爽快的感觉. 嗯, 这么好的环境不会只有我一个人. 不过我猜大多都是住在附近的居民或者少数的旅客. 不少来苏堤散步和跑步锻炼身体的. 那是绝佳的场所, 可以远离城市喧嚣和废气.

这时候我碰到了一个人, 小沫. 也许因为我近视, 夜里认人的能力比一般人强吧, 在这漆黑的路上都能认出他来. 那感觉就像路上碰到了朋友, 心里是挺高兴的. 他要回旅舍, 我要去吃饭. 他也还没吃饭, 然后我们就一起去吃饭了. 我告诉他在那边我找不到吃的, 所以只能跑到另一边了.

回去的时候, 我们没有骑单车. 苏堤晚上的那份静谧让人很是喜欢. 走到一半的时候, 我们在离堤边的一张长椅上坐下来了. 那里离湖水很近很近, 几乎伸脚下去就能碰到湖水. 但是由于光线太弱, 大多时候也只是听到湖水拍打的声音. 而且那声音是层层逼近的感觉, 有时候让人觉得害怕. 如果只有我自己一个人的话, 是不敢在那多呆的. 不过还好, 还有柳树飘动和其它因风吹动的声音. 这些自然的声音让人觉得特别和舒服. 我和小沫在那聊了好一会, 他给我聊了他去飞来寺的事情和一些观点和看法, 还有其它生活上的小事情. 期间断断续续的, 因为周围的声音总能让人停下来的去听. 一时间, 虽然看不到西湖的样子, 但却觉得西湖挺美.

回到旅舍差不多九点半, 我第一次看背包客, 这个群体在我以前看来简直就像是神一样的存在. 刚开始见他都觉得有点兴奋, 就在旅舍大厅外的路上聊了一会. 他之前在盛大做游戏开发, 从上海过来的, 不过不是上海人, 只是在那边读大学. 他是从火车城站走到旅社来的, 我们听到的时候都惊呆了, 从那坐车到虎跑路要二十多分钟. 而且他背着一个大背包, 看着都觉得很重了. 他只在杭州呆一晚, 隔天就准备坐车去黄山, 那晚就在旅舍旁边的一个小平台搭帐篷过一夜. 他准备在黄山顶过夜, 在那可以看到满天的星星. 还有就是早上起来看那翻滚的云海和日出. 当时让我觉得非常向往. 还有就是, 他是那种辞职旅行, 当时就觉得很酷.

我们的房间多了一个女孩. 刚进去的时候其实觉得挺变扭, 虽然因为我们那是混居的, 所以有心里准备. 打破尴尬最好的方法当然是互相认识. 自从有了这次住青旅的经历, 我认为住青旅多人间的首先要做, 也最值得做的事情就是认识所有的舍友. 随后, 我们便是大聊特聊. 屋子里的气氛一下活跃起来了.

我不记得那个女孩的名字了, 她是宁波人. 是在酒店工作的, 大学也是学那个专业的. 她也聊起了一些关于她们工作和学校的事情. 似乎刚毕业不久的同学都喜欢聊学校的话题, 可能出来社会后的反差让人更怀念学校的生活吧. 有意思的是, 她竟然对电脑软件的东西很熟悉. 就如她说的, 她们酒店里的那套管理软件别的女孩用了很久依然不知道怎么用, 但她用没几个小时就差别不多上手了. 后面软件怎么使用的问题基本都找她. 我当时的反应是觉得她可以转行到IT行业了, 她有有兴趣, 或者说是天分. 还有的是, 我们都欣赏乔布斯.

在那女孩去洗澡的时候, 我和小沫谈到了我其实是打算先在这家青年旅舍做一段时间义工, 但是还没有发邮件. 当时我依旧出现那种选择恐惧症, 即使小沫不时鼓励我, 我依旧纠结了许旧才把邮件发出去了.

聊, 又到了晚上十一点多. 小沫和那女孩明天都要离开杭州了, 我已经忘记了当时是什么心情, 也许没有感觉, 又或者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噢, 后来出现了几个女大学生. 她们好像是来参加音乐会的. 一直在房间的另一边吵到一点多才睡觉. 典型的女大学生.

隔天, 宁波的那个女孩很早就走了. 小沫是中午的动车回上海, 不着急. 旅舍的清晨有点朦胧, 空气冷冷的, 但觉得很清爽, 很安静. 我们绕了旅舍一圈, 在前面院子的四方木桌那坐下来, 吃着我昨天买的方包, 望着远处的青山白雾静静的像是一幅画. 后来才知道, 其实我们所在的地方就是满觉陇, 听说那里秋天会很美. 门口坐着个老外正和旅舍的狗玩, 我们过去搭了好一会话.

我们沿着虎跑路往西湖的方向散步. 小沫说他在附近看到过孔雀, 就在草坪上, 我们还尝试去找. 其实附近是动物园, 有可能是偷跑出来的. 中途我们经过一个小园林, 于是便进去转了一圈. 里面没什么人, 很安静, 就像里面光亮得像镜子的小湖面.

第一次去火车站城站, 在附近吃了午饭送走了小沫后. 看着周围陌生的一切, 我就不禁的想, 我该去哪呢? 现在想起来会有种失落感, 之前像是有个好朋友可以一直跟他聊天, 之后便是一个人不知何方. 那后半天里, 我基本没怎么说过话.

晚上, 我还是独自骑着自行车穿越静静的苏堤去到另一边的肯德基吃晚饭. 虽然很费时 但是我却喜欢上了这段路. 沉浸其中, 心里的感受就越是强烈. 有时候觉得沉浸于宁静之中和嚎啕大哭的感受是一样的, 压在心中的的情绪都涌现出来. 那是一种宣泄.

回到旅舍, 我又碰到了另一个旅人. 这是为什么我喜欢青旅, 以前总是在网上看到关于青旅的一切, 甚是向往. 而第一次住青旅给我的感觉就跟想像中的一样. 青旅的人和景总是可爱的,. 第一个碰到的是从上海来的女孩, 上海本地人. 因为前段工作压力大所以来杭州散心休息. 那晚我和她在旅舍大厅聊了很久, 跟她说了好些家里不顺心的事情. 也许那时候我已经打开话匣子了, 说起话来滔滔不绝. 她说到时候如果我要去上海的话可以去找她, 她带我去逛逛上海. 还说到可以帮我推荐到阿里, 我把简历给她就好了. 当时其实觉得挺开心的. 然后我们约了第二天去飞来寺看看.

聊, 聊, 聊. 刚来杭州的这几天我我基本就是说个不停. 后来我会跟别人开玩笑说, 我刚出来的三天里, 认识的人和说过的话比前两年加起来还要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