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rd.Luo

凤山

ichord wrote this on

母亲一直很想去凤山, 要求了我好几次去那里看看的了. 但是我当时完全不想走动, 所以拖了好几次. 但是, 母亲那么有热情, 我不好再懒了. 于是, 那天, 我们做上巴士向凤山前进了. 凤山, 距离坡月大概有一个半到两个小时的车程, 是除了巴马县外附近最大的县城了. 那里也有好些旅游景点, 当时母亲都想去看看的. 可是… 都被我破坏掉了. 当时已经惹得母亲生气了, 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非常的抱歉. 我又再次 毁掉了一段珍贵的时间.

凤山耶就是比较大的县城, 她对当时的我来说几乎没有一点吸引力. 我也只是跟着母亲瞎转悠, 母亲看上去很兴奋. 但是刚刚开始适应在坡月宁静生活的我来到这满是现代建筑, 喧闹的街道, 满路的人车的环境下显得非常的烦躁.

穿过吵闹的街道, 我们来到了据说是世界上最大的钟乳石博物馆. 这个博物馆就在一个洞口下一侧, 这个洞口就像一个隧道, 有一条公路在中间穿过. 其实, 博物馆内的钟乳石应该就是原来这个"山洞"原本的石头, 因为交通非常便利所以 建成博物馆, 作为一个旅游景点收钱. 这时候的我们已经对这些地方没什么兴趣了. 就如我现在经常跟别人说的, 有趣的事物总是再旅游景点周边.

博物馆的对面, 公路的另一旁, 是一条小河流. 很明显, 是穿流这个山洞的河流.而在博物馆的斜对面, “隧道"的另一头, 里面还有一个很大的空间, 旁边有条小路可以走进去. 我们在桥上, 就是那条公路, 可以很明显的看到那里有个古建筑的屋顶. 于是我便很好奇的沿着一侧的一条小泥路走过去看了. 那是一座非常老的寺庙, 建在洞里的山壁上, 庙前就是哗哗的河流. 可惜那是寺庙在维修, 不能进去参观.

我和母亲又沿着另一边的小路走了过去, 那条路修得很好了, 估计是经常有人走. 但是道路的尽头缺失一片庄稼地, 我们试图穿过田地走向不远处的一个小山洞, 估计那是另一个旅游景点. 但是我们困在田地里了, 虽然已经离山洞很静了, 但已经找不到路上去了. 于是我们便沿路返回了, 后台听载旅客的三轮车师傅说其实沿着那条公路一直走就会经过那个山洞的.

母亲其实还很想去的, 但是我那时候心情又开始反复而发起脾气来了. 因为母亲又开始不断的问我各种事情, 从一到凤山就开始问. 要不要买衣服? 要不要买鞋子? 要不要吃这个? 要不要吃那个? 要不要去那里? 要不要坐车? 再加上对 环境的烦躁, 心中竟已满是怒气. 母亲永远都是如此, 即使到了现在依旧没有改变, 总是不断的问你, 即使很明确到告诉她不要, 告诉她由她拿主意, 她依旧不依不挠的问.

我发脾气了, 完全没有任何心情去什么地方. 于是我很不爽的跟母亲说不要老是这么问, 她拿主意就好, 不停的问让人受不了. 但母亲却认为自己的一片心意被辜负了, 不但没有感谢反而是难看的脸色. 就这样我们两人都是气愤愤的走回凤山汽车站, 坐车回坡月去了. 当然了, 虽然当时确实很生气, 但是在等车的时候也已经消得差不多了. 我们在凤山也就呆了半个上午, 下午回去的时候路上下起了大雨了. 坐在车上安安静静的, 看着窗外的 雨和公路遍山的田野山川, 这样的时刻总是让人安静得兴奋.

回到坡月时, 坡月竟然没有下雨, 地是干的. 阳关依旧普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