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rd.Luo

断桥残雪

ichord wrote this on

在苏堤中途遇到那个女孩后, 我们一直聊到苏堤的另一头. 她是北京那一带的人, 姐姐在杭州工作. 所以她顺便过来杭州玩, 我记得她也是辞掉工作来的. 我已经忘记了当时聊天的内容了, 似乎都是我说得比较多. 平时不太说话的我此时却开始滔滔不绝, 不过还好, 也不总是我在说. 也许是我们有许多共同话题, 我们聊了为什么辞职, 为什么来杭州, 想去做青旅义工, 向往间隔年等等.

一般我跟别人说"间隔年"这个名词的时候大多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我也忘记了我是什么时候接触到这个词的. 但可以确定的是不是身边的人告诉我的, 即使是在网上我也很少能看到类似的字眼. 我记得, 从昆明回来后我开始深入的去了解了"间隔年", 从那时候开始便对它非常着迷.

我是漫无目的的走上苏堤的, 而她是计划好那天要去什么地方的. 在走完苏堤后我便跟着她一起走了. 我们先是去了岳王庙, 就在苏堤另一头的对面. 那天似乎没有开门, 我们在岳王庙前拍了照, 不过没有合照. 我只拍了一张, 我向来就不喜欢拍照, 而且我那段很是忧郁. 只是苏堤让我开了点心怀, 于是便让她帮我拍了一张. 于是, 大多时候都是我帮她拍照. 她是个挺开朗外向的女孩, 也许是因为我们聊了挺久的了, 我帮她拍照的时候也是很自然地摆着姿势. 其实我觉得挺有趣的.

接着去哪呢? 她有张地图. 她想去看一下传说中的"断桥残雪", 不过离岳王庙还挺远的. 我们可以骑自行车过去! 在刚到苏堤的时候我就看到很多人从一个自行车站那里取了自行车骑走了. 只是没搞懂是怎么回事, 也没有太在意. 她知道怎么弄, 正好附近就有个自行车站. 我们只需要交两百元押金办张卡就可以在这些自行车站租车了. 我开始以为这些车站只是在西湖周边这一圈景区才有的. 后来发现, 竟然连整个杭州都有这样的自行车站. 而且只要在一个小时内还车便不用钱.

听她说"断桥残雪" 在白堤的一头, 是西湖十景之一. 我们沿着西湖慢慢的骑着, 那时候已经接近傍晚, 夕阳映在水上波光粼粼的, 湖边的柳叶随着微风漂浮. 我们在桥头边的一个墓旁停下来了, 我忘记了那个是谁的墓, 不过显然是古代的一个名人. 她特意停下来去看了一下, 在知道我不知道这个人的时候略显惊讶, 接着便给我简单说了一下. 我想很多人都应该认识这个人的, 因为我当时是觉得耳熟的. 桥上能看到苏堤她在这拍了照 , 因为当时有很多人过桥, 我都显得有点手忙脚乱的了. 拍完后, 我急忙推着车过桥跟上她过桥去了.

路开始变得宽敞了, 我看到了有专业的拍摄组在休息, 很好奇的看了一会. 我告诉她我来杭州之前还尝试找过临时演员的兼职. 沿着孤山路能看到很开阔的西湖, 风也大了许多, 湖边整齐的柳树更是风影传动. 我们停下来推着自行车在湖边走了一段, 慢下来感受这里美好的光景. 再往前走就能感受到了景区的气氛了, 其实刚才在那座桥上就应该感受到. 她说很快就到白堤了, 于是加快了速度, 但在中途突然停下来了. 她很兴奋的告诉我原来"西泠印社" 在这里! 必须进去看一下. 嗯, 我什么都不懂, 当然是好的啊. 但是我们锁锁了快二十分钟了依然没锁好, 我们都不会用. 后来发现原来她的锁已经坏掉了, 于是我们伪装锁上的样子后就进去了. 她可是提心吊胆生怕被人偷了, 哈哈.

印社里古色古香, 有回到古代的感觉. 石头假山, 小园子, 小走廊画壁. 在小园子里能看到在高处的露出一角屋顶. 就是人太多了点, 即使相对来说已经算少的了. 我们走到了最高处的那个房间, 里面的布置似乎是保持了原样的. 我大概看了一圈介绍, 但现在已经不记得了. 这里是个很清雅的地方. 可能是因为担心自行车被偷了, 所以我们没有呆太久. 相机基本就是给我拿着的了, 于是相机拿在手上很自然就会想要拍照. 她在走廊走过的时候, 我似乎看到了感觉很好的画面, 乘人群还没到的时候, 我急忙提示要给她拍照. 哈, 算是抓拍到了.

往前便是白堤了, 我们在那里换了自行车继续往前走. 白堤上风很大, 人也多. 那时候的阳光已经非常温和了, 风吹着很是舒服. 我们是逆风骑行的, 开始觉得很爽, 但后来就觉得吃力了. 白堤给我的感觉更像是某个公园的一部分, 因为除了穿着各式衣服的游客外, 还有不少看上去像是当地的居民. 也许也不时, 总之就是很热闹了, 而且是多彩的. 特别是有些老人家在这里放风筝, 是那种圆形彩色的风筝. 几个彩色的圈圈在白堤上飘转着, 我依稀记得似乎还有彩色气球.

过了一个有点长的拱桥, 我们到了白堤的另一头了. 但是我们好像还有找到"断桥残雪", 我们桥头附近的人行道上停下来查看了一下地图. “怎么还没有看到断桥残雪啊, 难道不是这里?” 我对这个完全没有概念, 所以我也不知道说什么, 只是等着她查看地图. “原来那座桥就是断桥残雪啊!” 我们刚刚走过的那座拱桥. 完全看不出什么断桥残雪, 桥没断, 也没"雪"倒是桥上有很多人. 原来这个景是要在冬天下雪的时候才能看到的.

所谓"断桥残雪"就是在冬天时候, 因为白堤上, 湖面上和桥上都是白皑皑的一片. 但桥的一侧由于因为阳光的照射而先融化了, 露出了桥面. 所以看上去就像一座断桥. 残雪也许就是指刚融化不久的雪吧.

我们都在这"断桥残雪"便上留了影. 我本来不想拍照的, 但在她的鼓励下我还是拍了两张. 我难得的在照片里挤出了一丝笑容. 那张照片我还留着, 是她后来用邮件发给我的.

时候不早了, 因为附近没有还自行车的地方. 于是我们原路返回到了岳王庙. 随后她便回去了, 我还留在那里. 我本来是想回旅舍的, 但是刚好阿斌约我今晚见面. 于是我便回苏堤走了一下.

从那以后, 我和那女孩就没有再联系过了. 其实我们可以约着一起游玩几天. 但是我那时候完全没有心思去玩, 那天走过的路也只是巧合, 就像遇见她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