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rd.Luo

到坡月

ichord wrote this on

经过一天一夜的车程到达广西巴马县后, 我马上就转当地的公交车前往坡月.

那天到得很早, 第一次一个人去到这不繁华的地方, 感觉新鲜又带点刺激, 当然还有紧张. 总想刚出生的孩子对周围的事物那么好奇. 这里的公交车跟城里的很不一样, 车上满是带货物和生活用品的人们. 有油, 鸡鸭, 有一大麻袋东西的. 还有依旧穿着传统服饰的大妈. 大家都是往乡下去.

我很困, 但总是不时被路边的景色叫醒. 我像是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汽车一路沿着一条河走, 两边是绿油油的高山, 经过数条村子, 右边不时有大片的麦田的出现. 那正是快要收获的季节, 大片麦子都变黄了. 绕了大概一小时, 空气非常的清爽. 噢, 在车上也有看到像旅客的人.

坡月, 到了.

母亲早已在村口的"车站"等着我, 她很开心. 但我却显得很平常, 也许是累了吧. 去到母亲住的地方, 我只是匆匆的了解了一下环境, 一躺到床上就几乎睡了一天一夜. 头两天醒来后也会觉得很困, 很累, 所以几乎都在睡觉. 但清醒后感到非常舒适和精神.

我刚睡清醒后坐到在床上, 母亲在那里刚认识的朋友就过来串们了. 第一个进来的是房东, 当地壮族. 本朴实的农村人, 但是这里的游客越来越多, 他们把自己的天地盖成楼房短租出去了. 房东打扫卫生到上来, 顺便拿了一个新的电热水壶给我们, 我们住在 4 楼. 房东看到我眉开眼笑的, 说我长得好看, = =. 原来他们早知道我会来, 都挺好奇的.

第二个来的是住在楼下的旅客, 她是只有一米二三左右高的成年人, 来自四川. 估计她是听到了楼上的喧闹, 所以上来瞧瞧的. 她只探出了半个身子, 挥挥手跟我们打招呼: “Hi~!”. 哈, 很有意思的一个人.
接着当然是开聊了, 她也对我挺好奇的:“总于见到庐山真面目啦~”. 原来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我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会来这种偏僻的地方, 她们跟我妈打赌我在这住不傲两个星期就会受不了回去了. 这里完全是老人家来养生保健的养老地.因为这里没什么可玩的, 会无聊得不行.
她很健谈, 很开朗, 很健康. 比我们都健康.

可见我的到来母亲是多么的高兴,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 对于我来说, 一切都那么新奇, 像新生的婴儿一样, 但却又总故作正定, 安安静静的洋子. 其实, 我觉得很开心.

走下床, 房间的窗口正对着一片绿色的田野, 一些田地已经开始收割. 这片田野从山谷中的一个交汇点延伸漫布开来, 成一个三角形. 近处有一间以前留下来的长方形仓库, 远处便是几座大山, 好些白云静静的聚拢于山顶, 有些则慢慢的飘着.
从左边起, 有一条弯曲的路慢慢的走过山谷交汇处, 经过大山脚下后便不见了踪影. 人们在条路上悠闲的散着步, 这时已接近黄昏.

我在窗前看了很久很久, 这里的一切都那么的舒心, 我从没看过那么美好的景色.这里也许会像她们说的那样很无聊, 但我很喜欢这里. 坡月, 巴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