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rd.Luo

打水

ichord wrote this on

在坡月, 几乎所有的饮用水来自山上的溪流. 这里水土甚是肥沃. 不但如此, 被誉为"长寿村"的这些地方, 水质异常的好.

于是, 每隔两三天, 我们便回去山上有干净水源的地方打水. 刚开始的时候, 很多人都是去往小山谷的一些地方打水. 但后来, 人们发现了一个更好的地方. 位于坡月村的西南方半小山坡上.
中午午睡过后, 我们便会去那打山泉水. 去哪里有两条路, 我们选择了比较近的那条: 沿着公路往凤山的方向走.

中午的村子很安静, 公路上也只是不时有过往的车辆. 太阳正猛, 走在马路上非常的热. 我们拿着两个空的塑料瓶子沿着马路走着.
马路基本也是围着屋后的田野走, 路很长, 刚好可以从不同角度看看这片在午后寂静的田野.

在马路接近山脚的交汇处, 有一小片玉米地. 玉米地旁边放了一排大小石头, 刚好是一条支柱路可以走到山脚出的老马路. 沿着这条老马路往上走, 我们会穿过另一处村落.
这处村落也不例外, 正在兴建楼房, 已经看不到有什么老房子了. 不过依然能看到牛羊. 这时的村落也是很安静, 没见到什么人. 只有一些鸡在觅食, 和山腰上牛的铃铛声.

穿过村庄, 我们又回到了公路上, 再沿公路走一小段, 有一处非常明显的斜坡, 布满了石头. 这个斜坡的尽头拐弯处便是我们要找的"水源".
打水的地方依然不显眼, 要走进一小片植物里面, 山泉水便是从那小洞缝隙中慢慢的流出来, 在那打水还真要费一番功夫.
这里的水非常好, 一般的水放久了会长各种东西. 但这里打的水不会, 放了很长时间依然很清, 没有异味. 据母亲的形容, 这里的水泡出来的茶那真叫一个甘甜啊! 非常好喝.

打完水我们在那休息了一段时候后, 我们继续往前走. 听母亲说, 这是一条废弃了的老公路, 新的公路就是我们刚才走过的那条. 在还没有修建那条新公路之前, 人们都是在这条老公路上通行. 当然, 至少也是水泥路. 原来, 穿过田野的那条大路也是属于这条老公路的一部分. 现在的公路两旁都长满了植物, 母亲还不时在里面寻找一些什么草药. 也有好些路段的一侧便是几乎垂直下落的山坡. 在老公路上的这些路边, 可以看到新的公路.

我们走上了一个小山口, 便在那歇息了. 小山口非常的安静, 毕竟是已经废弃的公路. 而且这里一直吹着山涧清风, 非常舒爽.

那是另一个可以久坐的地方.

傍晚, 提着近10斤的水, 回坡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