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rd.Luo

穿越白魔洞

ichord wrote this on

追踪

我们跟着进了第一个洞口, 他们发现我们跟来了就越走越快. 由于老人们行动不够快, 虽然加快了脚步但还是被甩得远远的. 于是她们叫我快点跟上去, 然后回来带路. 其实刚开始他们有稍微停下来跟我们讲说那里很黑, 没有手电 什么的不要过去, 太危险了. 而且我们这边老人家那么多, 那路不是我们能走的. 大家缺硬是要跟上去, 貌似对能从那捷径回到白魔洞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之前去第三个洞的那种宽敞的大道不愿走, 却非要走那黑暗危险的小捷径, 而且还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家们. 去路跟归路就是不一样啊. 那对父女也走得很快追上去了, 老人家们就是走不快. 当时大家都很迅速, 我也小跑的跟了上去了, 而且我发现原来山洞的右边有条不太明显的路可以走上去, 在追人的时候我都不忙地到处探查. 原来那条真的是一条小路, 而且路很好走, 现在是常年有人在那条路上行走的. 当时我也没多想为什么有这些道路, 忙着往前追过了. 小道 位于洞孔中间, 在上面能俯视在下面洞里走的人, 边跑边看下面的急走的人们很有意思, 像是在完追逐游戏.

那对父女比我先到洞口, 跟他们聊了几句后他们先跟过去了. 因为要甩掉我们, 那个男的已经走远了, 但还是能看到的. 而和他通行的女的走得慢, 估计是要去后面回合去的. 那个女的也跟我说, 我们这边老人家太多了, 走那种路是挺 危险的, 我们这些年轻的还没什么问题. 叫我还是不要跟上去的好. 其实当时我觉得也是, 那五位老人家的平均年龄都有六五岁了. 于是我也就停在洞口了, 一边看着他们的背影走远了, 一边在洞口等她们.

她们赶上来后有稍微怪我没有跟上去, 我说要等她们所以没跟上去. 其实就如她们所说的, 我可以回来带路, 但我是不太愿意了, 还是安全第一. 但我是低估了这群老人, 包括小陈的父亲. 我给她们指了方向, 她们执意要跟过去. 能 跟上就跟上, 不能跟上就自己找, 反正就是往那个方向. 由于已经跟不上了, 所以大伙又按照平常速度的走过去. 到了一个分叉路口后, 我们就不知道往哪走了. 正巧有个当地人站在那里, 他似乎不会说汉语, 但是很热情的给我们指 了方向. 那位大哥看上去神情不太正常, 似乎有点智障, 这也只是我自己看到他的行为举止猜测的而已, 但可以看出的是, 纯朴.

在路边的小路走下来后, 我们开始往玉米地离走去. 这时候的玉米都已经比人高处了很多, 走进田里, 人就消失了. 我们是沿着山脚走的, 那里有一列房屋, 有老有新. 在路过最后一户人家的时候, 大伙向屋里的大婶问起了路. 小陈 的水喝完了于是向阿姨家要点水, 她家小孩马上从屋子里拿了两瓶用露露饮料装着的冰冻的水给我们. 谢过那位阿姨后我们沿着田间的小路开始上山了.

上山的路其实就是一条条天边小道, 旁边就是穿流在这片谷地里的小河, 前方是一层层茂密的庄稼, 还有一直老黄牛在远处慢悠悠的吃草. “你们怎么又跟上来了, 快回去! 那条路太黒, 危险, 你们走不了的!” 原来前面就是那位大叔, 他原以为我们没跟上来, 所以就放慢了速度. 我也又劝过母亲往回走, 但是啊, 她们真是一群不服输的老人家. 就连走路慢悠悠的小陈父亲也跟上来了, 小陈也叫了好多次她父亲回去, 不要跟过来. 但大爷缺越跟越紧, 一个都没有落下.

大叔又加快脚步猛走, 一下就消失在了山上的一个草堆里了. 当时的感觉就像是在抓捕嫌疑人, 现场气氛很是紧张. 我又被派去做先锋跟踪了, 但是我心里其实是不太愿意的. 在爬到一半发现路不好走了, 连我都要手脚并用的往上走, 那里老人家怎么办. 于是我又退回来, 没有跟上. 在我回到母亲身边的时候, 那一对六十多岁的老人家们硬是跟上去了一半. 回来还说眼见就追上了, 看我半路逃跑所以也跟着回来了, 这老人家可相当英勇啊!

进洞

又跟丢了, 怎么办? 我们一群人站在这半山腰上的田地间一筹莫展. 没办法, 站了一会便往回撤了. 都追到这了, 那洞口就在眼前, 大伙甚是不甘心. 估计我当时是成了众人心中指责的对象了, 不过也好吧, 我们还是慢悠悠的走回去的好. 还没走几步, 一个本地的孩子正在不远处放牛. 那个小孩还质问我们是来这里干什么, 正好, 可以向他问路! 小孩勉勉强强领着我们往山上走去了. 原来还是有"路"的, 也是走着田间的小路. 走出田地, 再网上爬一小段山路便到了这个隐藏 在杂草堆后面的洞口了, 洞口前正好有一小片地方. 其实那个也不能叫洞口, 它是一条裂缝, 被架上了很多铁栏杆. 看来是有意不让人从这里走, 但是有一头是被撬开了的. 我先进去洞里探了一下, 越往里看越暗, 直到一片漆黑. 刚开始 站在那看的时候还有种恐惧感, 那就像一个黑洞, 随着光线渐渐的消失, 感觉好像也正在跟着被吸进去. 我回去跟她们说里面太黑了, 我们又没有照明设备. 当然, 还有当地的小向导在这. 他去玉米田里截了一把干掉的枝干和叶子现做了一把 火把, 带着我们进去了. 小向导说洞里很浅的, 看到黑色的地方再往里走一点就已经到白魔洞的后洞里了, 就是刚开始的坡有点陡.

虽说是又火把, 但那火把似乎不太起作用, 我们跟着微弱的光源小心翼翼地往下爬. 我们这些年轻的当然是开路先锋了, 站在中间的一块石头上上下观望的时候还有种悬在半空的感觉. 从缝隙里射进来的管线, 踉踉跄跄的人影, 漆黑的洞里那点 星星之火, 很奇妙的感觉. 果然, 下到洞里后就可以看到白魔洞后洞里那些灯光透过一层层雾水照过来了. 噢, 小陈的父亲虽然有点慢, 但是他也顺利下来了, 全员到达洞里. 哈, 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喜悦. 谢过小向导后, 我们继续前进了.

穿越

光, 透过层层薄雾, 一座座耸立的高山映在了上面, 灰黑色, 显得非常神秘. 我们像是走在满布迷雾的荒山野岭里, 远远的高山遥不可及. 里面很安静, 时不时还可以听到水滴下来的声音, 我们一群人不断的低声赞叹这神秘的一切特别是那些 高耸入云的钟乳石山. 那些钟乳石估计有十层楼那么高, 它们几乎碰到了洞顶,我们只能仰望. 我们依然不知道前方的路是如何, 在这迷雾里走着寻找着出路, 在这野外的迷宫里.

老人家们不适合在这种看不清路的地方转迷宫, 于是我开始在石群里穿梭探路. 那里面简直就是个大广场. 我还找了好一会才发现出口的, 跑回去找她们后她们竟然决定从另一条路走. 因为另一对探路的老人家发现了那边可以走出去, 于是我们 便跟着她们走过去了. 其实这两条路是对称的, 估计在本来建设之初就是设计好好转洞里一圈的. 所以这些路转到最后还是会转回出口去的, 除非你"不听话", 就像我们一样. 开发商在这两条路上都做了警示牌, 禁止游客继续往前走.

前面便是白魔洞的内洞了, 准确的说是被开放的部分. 虽然这部分照上了彩色灯光, 但我们基本都不去观赏它们了. 因为跟我们刚才在里面看的那些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即使它们没有被"化妆", 它们的雄伟神秘的魅影已经足够让人感到震撼了.

我们慢慢的走出了洞口, 又是一道光线. 在适应一阵光芒后, 百魔天坑就在眼前. 那里依然熙熙冉冉, 人们照常在那打牌, 聊天, 吃东西. 我看上去就真的像是刚荒野逃生从山洞里钻出来的样子, 头发凌乱, 鞋子和卷着的裤脚上沾满了黄泥, 背着个很不应景的斜挎包.

真是奇妙的路途, 我坐在凳子上摊开双腿, 仰着头呆呆的望着天坑外的天空.

我究竟是浪费了多少美好的时光.